赤盏

一只偷闲(?)的高三狗

∞∞∞∞∞∞∞∞∞∞∞∞∞∞∞∞

関ジャニ∞+渋谷すばる❤️

∞∞∞∞∞∞∞∞∞∞∞∞∞∞∞∞

KTA好感路人。

all叶/喻黄/林方/周江/肖戴/双花/双鬼/昊翔/刘卢/乔高/郑徐/方王
(双鬼不拆!


搞搞搬运(。

【绿高ABO】非烈性吸引(1)

高尾从未觉得打篮球如此煎熬,111:11的比分刺痛着他的双眼。

奇迹的时代丝毫不掩饰他们散发出来的浓烈的alpha气息,即使浓烈得散发到整个篮球馆。

他们只当是他们的骄傲,他们的勋章,就像是只要篮球馆中充斥着这种alpha气息,他们就可以战无不胜,甚至可以为所欲为。

111:11很明显是他们早就商量好了的恶劣游戏,为了达到游戏目的,他们甚至不惜扣了一个乌龙球。

“天才与凡人是不一样的,更何况你们队里还有一个连凡人都不如的人。”

赛后列队的时候,帝光名叫赤司的队长这么对自家队长说,眼睛却看着高尾。

“虽然很遗憾,但是天赋始终是无法弥补的,无谓的坚持只会让你更加痛苦。”

高尾面前戴着眼镜却有着令人恐惧的得分量的SG这样对他说,面无表情,那副眼镜反着冷光,似乎在代替主人诉说着他的高傲与不屑。

这一幕深深地印刻在了高尾的脑海中。

赛后,高尾承认了omega身份并主动退出了篮球部。

虽然队友们没有责怪他的意思,但也都对他退部的决定表示支持。

高尾在收拾好书包回家的路上路过了一个空荡的篮球场,虽然篮球架已经很破烂没人愿意用了但高尾却被吸引住了。

真的要放弃篮球吗?要像普通omega一样一发情就瘫软无力任人宰割?要尽早找一个alpha对他撒娇尽显媚态张开双腿等待临幸,最后被标记变成别人的附属品,给人家做饭生孩子一辈子?

开什么玩笑?!

他高尾和成虽然是享乐派,但这已经触犯到他的底线了。这属于尊严问题。

现在的高尾看着这个破败的小篮球场,觉得和自己有点像。

同样没有被命运选上,同样的落魄不堪。

于是高尾一个人在这个小篮球场玩起了自己带的篮球。

没有人陪你就由我来陪你吧!

那以后高尾就开始了为期一年的自主练习,训练强度甚至比学校更大。

他开始在手脚上绑沙袋,每天跑步上下学,放学后会在自始至终只有他一个人的老旧篮球场练习篮球运球和上篮。

一开始的时候沙袋很轻,然后高尾循序渐进地加大沙袋重量。

沙袋表面粗糙,很多次都磨破了高尾的手腕脚腕,结痂后继续绑沙袋,不出所料的再次磨破,再结痂,再去绑沙袋......

由于高尾的omega体质,磨破的地方长得很快又很好,基本不会留下瘢痕,手腕脚腕的皮肤非但没有长出糨子,反而变得如新生儿般滑嫩敏感。于是再次磨破的时候疼痛程度比之前更甚,但高尾都咬着牙忍了过来。

后来高尾经历了他的第一次发情期。

那天父母帮他向学校请了病假,他把自己关在了自己的房间里。

父母都是beta,他们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对于发情期又知之甚少,能帮助他的只剩打电话请假了。

高尾由于长期服用信息素中和药,体内的激素长期被抑制,一旦爆发便比别人来的更加凶猛。

躺在床上,抑制住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剥光的冲动,高尾觉得自己处于一种溺水般的濒死状态。下身早已湿透,从某个地方流出的滑液弄湿了内裤外裤,甚至穿透到了床单上,身体极度空虚,想要得到填满却又无能为力。体表散发出高热,双手死死揪住床单,无力的喘息呻吟,空气中自己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比之前闻到过的更加浓郁,充斥着整个房间,这气味足以让任何一个正常alpha的理智崩断。

发情期整整持续了一整天,到晚上才见有停止的迹象。中途高尾为了保持大脑清醒狠狠地咬破了手臂,留下一圈圈血痕。他尝试过站起来,但小腿根本发不上力,坚持不了几秒钟就瘫倒在地上,在地上歇息一会就又扶着床站起来,结果是再次倒下,这样来回来去的无休止的折磨实际上相当痛苦,但为了抵抗omega本能,更是为了以后不会被人因他的omega体质而看不起他,他必须这样做。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