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盏

一只偷闲(?)的高三狗

∞∞∞∞∞∞∞∞∞∞∞∞∞∞∞∞

関ジャニ∞+渋谷すばる❤️

∞∞∞∞∞∞∞∞∞∞∞∞∞∞∞∞

KTA好感路人。

all叶/喻黄/林方/周江/肖戴/双花/双鬼/昊翔/刘卢/乔高/郑徐/方王
(双鬼不拆!


搞搞搬运(。

【绿高ABO】非烈性吸引(4)

很快秀德就在新来的一年级里面选进了几个正选队员,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两个直接被选入首发的一年级。

一个是绿间真太郎,作为一个强悍的外线投手,奇迹的时代的SG,直接被选入首发是毫无悬念的。

另一个人的选入有些出乎其他队员的意料。

“10号,高尾和成,位置...打PG吧。”

中谷教练站在前面,平静地宣布着首发选拔结果。

众人面面相觑,只有绿间了然的推了下眼镜。

经过训练几天的相处,虽然高尾还是会无意间避开自己(比如练习赛的时候故意不把球传给自己,又比如问班里同学借东西从不向自己开口而是绕远管其他人借之类),但经过几天的观察,他很好的了解了高尾的努力,而且肯了他有一定的天赋。

绿间早就看出来了,高尾的视野很广阔,就像是翱翔于天际的雄鹰,俯瞰着属于他的天地。

球场上的高尾就给人这样的感觉,他看得到一切,什么都漏不过他的鹰之眼。

而且在高尾的努力之下,传球和抢断的技术也更是高人一筹。

对于尽人事的人,虽然他看起来处处和自己作对,绿间却讨厌不起来。

教练让他打首发PG看似荒谬,但无疑是明智的决定。

高尾虽然说过要尽力合作,但实际做起来却依然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绿间虽然不记得他自己,或者帝光的队友们曾经说过什么,但一定对对方造成了相当的心里打击。如果仅仅是输球,是不会如此记恨的。输给帝光的人太多,实力差距摆在那里,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放弃挣扎。

而高尾却跟自己,跟奇迹的时代暗中较着劲。

很快全国大赛到来,秀德过关斩将,高尾的作用逐渐暴露于公众的眼下,那些对于高尾颇有微词的beta队友也逐渐认同了他的能力,再加上高尾平时为人很好,跟队里面的人全都能好好相处,很快就在队里建立了牢不可破的关系网。

但绿间真太郎例外。

自打那次绿间主动跟他说话之外,两人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交流。他能做的,一直只有把球在适当的时候尽量传给绿间(虽然他心理上并不愿意),再看着一个又一个有绝对准确度保障的三分入框。

很快他们遇上了诚凛,那个全队只有一年级和二年级的新星。

比赛前,绿间对高尾说,诚凛有一个omega,叫做黑子哲也,是他初中的同学,也是帝光的正选队员,但篮球风格与五个alpha截然不同。

他讨厌他,是因为他认同他。

不知怎的,高尾心里有些酸溜溜的,但他特意淡化了这种心情,因为马上就要上场了。

比赛中,高尾发现黑子根本不用掩盖自己的omega信息素,因为本身气味就很淡。他身体没有长期承受高强度训练的自己强壮,个头也没有自己高,而且诚凛的人全都知道黑子是omega的事情,但没有一个人会因此看不起他,相反的,大家都对他有相当程度上的依赖。

尤其是那个有着一头火红色头发一双分叉眉,叫做火神大我的alpha,他们之间打出的配合简直堪称完美。

“但是啊,你是逃不过我的鹰之眼的~!”

高尾广阔的视野自然是不会漏掉黑子这样的危险人物的,视线诱导对他根本没有作用。

高尾一次次的封锁住黑子的动作,迫使黑子去坐了板凳。

这边的对决高尾胜,但绿间那边却不容乐观。

火神大我用他惊人的弹跳力盖掉了绿间的三分球,激起了alpha的好斗因子。

“下半场把球全都传给我。”

这样任性的请求差点让宫地前辈和木村前辈抄起菠萝砸在他脸上。

然而教练竟然同意了。毕竟绿间是王牌,是队里唯一的alpha。

虽然绿间用掉了一天仅有的三次任性的机会中的一次。

最后比赛还是输了,后半场黑子又回到赛场,不知用了什么方式让高尾盯漏了他,火神也超过身体极限几乎把绿间全部的三分球盖掉了。

比赛结束后绿间没有回到休息室,而是径直跑到了外面,即使外面下着雨,而且他还没有带伞。

没有人阻拦他,因为像绿间这样的人肯定没有经历过失败,第一次的败北带来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现在让他一个人静一静也许才是对他好。

前辈们都走了,留高尾一个人等着绿间回休息室。
但很久都没见到他回来。

高尾认命的叹了口气,帮绿间收拾好包,背着两个包出了体育馆。

今天他是骑着父亲用旧的板车来的,所以他决定先去推板车再着手寻找那个高傲的王牌大人。

他在车棚附近遇见了黑子。

对方好像是特意在这里等着自己来的。

“高尾君。”黑子从车棚里的阴影处走出来。

高尾表示早就看到他了。

“高尾君,恕我直言,高尾君其实跟我一样,也是omega吧。”

“你有什么证据呢?”高尾确定自己今天没有漏吃信息素中和药。

“没有证据,但我敢肯定。因为这是一种同类之间的感应,即使感受不到高尾君身上的信息素味道我也能从别的方面判断出来。”

“呼——好吧。”高尾认输的叹了口气。

“你说的没错。所以呢?”

“那么高尾君对绿间君的认识是怎样的呢?”

高尾皱了皱眉头,完全没有想到这两件事情之间的关联性。

“我觉得如果是高尾君的话,说不定能够和绿间君好好相处呢。绿间君啊,其实是奇迹的时代里最温柔的光呢。只是他实在是太不会表达他话里真正的意思,所以经常会被人误解罢了。就算是我,也对于和他的相处相当苦手呢,以前就是这样,现在看起来似乎更加严重了。”

“但如果对象是高尾君的话也许会有办法,绿间君或许会做出改变也说不定。”

“高尾君非常善解人意,从你那么多次从我们手中断球我就知道了。而且高尾君如果跟大家都能相处的来的话,就也试试和绿间君好好相处吧,从以前开始就没人能真正走进绿间君的心扉,他一直都太孤单了。”

黑子的话听的高尾有些愣。

跟绿间好好相处这件事他确实有想过。毕竟是队友,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但他一见到那张脸就会想起他曾对自己说过的残忍的话,让他完全无法好好了解对方,温不温柔更是无从评判。

也许自己确实应该试一试,就算是为了秀德这一支队伍。

他不应该这样自私,这次败北追根揭底还是秀德团体战不如诚凛。况且诚凛还有火神和黑子这样的光影组合,一个alpha和一个omega。听起来就像是天生一对......

高尾回过神的时候黑子已经撑起伞走远,耳边只剩下雨点打在车棚上的嗒嗒声。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