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盏

一只偷闲(?)的高三狗

∞∞∞∞∞∞∞∞∞∞∞∞∞∞∞∞

関ジャニ∞+渋谷すばる❤️

∞∞∞∞∞∞∞∞∞∞∞∞∞∞∞∞

KTA好感路人。

all叶/喻黄/林方/周江/肖戴/双花/双鬼/昊翔/刘卢/乔高/郑徐/方王
(双鬼不拆!


搞搞搬运(。

【绿高ABO】非烈性吸引(5)

绿间站在雨里,看着高尾打着伞向自己走来。

难道是雨水模糊了视线不成,高尾竟然推着一辆......板车?

“小真,”高尾决定继续用这个称呼,“前辈们都已经走了呦,我负责接你回去。”高尾说着提了提背在自己肩上的两个包。

“谁要你多管闲事了。”

“嘛,猜拳输了嘛~比起这个,我们还是现在趁雨小点回家比较好哦。”说着高尾努力伸直胳膊,把雨伞撑到了绿间头顶上。

说实话高尾举着雨伞明明很吃力却装作轻松的傻呆样子很搞笑,但绿间现在笑不出来。

心里小小地鄙视了一下他的身高之后绿间还是把伞接到自己手里。

“举不上来就别逞强了,白痴。”

回家的路上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竟然说上了话。

“小真你把伞往你那边移一移啦,你整个肩膀都在淋雨耶。”

“无所谓,反正我也早就湿透了。”

“不行啦,你可是我们的王牌大人啊,要是因为淋雨感冒了可怎么办啊~”

“那是谁一直在训练的时候故意跟我对着干的?”

“额......”

然后高尾就陷入了诡异的沉默,绿间为自己脱口而出的话懊恼。

“那个...高尾...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小真对不起!”高尾打断了绿间的话,“是我不对我道歉,以前的事情明明早就过去了,可我还在潜意识里耿耿于怀,太小孩子气了!所以...所以我不会再任性了!所以小真不要讨厌我!”

绿间对高尾的反应有点诧异,明明自己才应该是道歉的那一个,他会那么讨厌自己一定是因为自己之前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或者说对他说过什么过分的话,但他现在却反过来请求自己的原谅,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讨厌他?

“你自说自话地道什么歉,应该是反过来(我向你道歉)才对,肯定是国中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才让你这样的吧。”

再次抱歉了啊小真,暂时还不能让你知道呢,“没什么,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哈哈哈哈哈哈...现在的我只想跟小真一起拿下全国冠军呦~”

高尾特意回避了过去的话题,但他越是这样遮掩,就让绿间越发在意起来。

两人走到绿间家的时候雨已经停了,高尾目送着绿间离开,绿间进门之前高尾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冲着绿间大喊。

“小真!前辈们说虽然你很任性,性格有很让人苦手,但是他们不会讨厌你呦!~我也是!”

高尾喊的很大声,但绿间只是稍微差异了一下然后了然的点了点头。

一路上,高尾看出了绿间根本没从失败的自责中解脱出来。王牌大人虽然强悍,但也是需要别人温暖的呢,真是不让人省心。

绿间跑上楼梯,站在自己房间的窗前,看着外面骑着板车慢慢走远的小小身影渐渐消失在夜色中,心里不禁涌上一股暖意。

绿间一个人住,房间很大很空旷,从小爸爸妈妈就不爱管他,三天两头出差,每次在家待的时间都不长,每次他们走的时候,绿间都会像这样站在自己房间的窗前目送着他们离开,就这样渐渐的养成了这么一个习惯。

小时候父母回家还会给自己带很多玩具、特产之类,长大之后不仅回家次数越来越少,而且基本不会再带东西回来了,只有每个月往自己卡里打的钱越来越多,多到即使自己每个月在自己的幸运物上花很多钱也依然花不完。

长时间一个人生活导致了绿间孤僻的性格,渴望着与人接触,但没有人敢主动接近他,不擅长与人交往的他也就更不可能主动去亲近别人。就算是帝光的队友们也没有人真正的了解他,就算是黄濑赤司,也没能把他从一个人的世界里扯出来。

但他现在看着高尾的背影,即使已经看不见了,他也还站在窗边,莫名觉得高尾似乎能带给他改变,他的直觉这样告诉他。那个平日里大大咧咧,关键时刻却格外认真的孩子,刚刚在试图主动接近他,这让绿间既惊喜又恐惧,他开始害怕自己会因为他而发生未知的改变,说实话,对于未知的事物,绿间都多少都会抱有恐惧感,所以才会每天看晨间占卜,每天尽人事地带好幸运物,避免随时可能会发生的坏运气。

接受了高尾的主动接近,就相当于要在一定程度上面对未知的事物,但他又有些渴望着接近。

和自己在写第二性别知识的书上看到的AO吸引很像。危险又迷人。

但自己从未闻到过高尾一丝一毫的信息素气味。所以肯定不是什么AO吸引。

只是单纯的想接近,不可控的,而且很显然对方也是这么想的。

绿间对这么麻烦的事情很是头疼,他不擅长思考情感方面的问题。

放弃了似的叹了口气,走到书桌前摊开课本,今天的功课还没有复习。

穿好睡衣戴好睡帽,做完一组拉伸运动,绿间睡觉前收到了高尾发来的一封邮件。

FROM:高尾

标题:晚安~

内容:小真明天见(づ ̄3 ̄)づ╭❤~早睡早起哦,我也睡了,晚安~(o゜▽゜)o

绿间看着两个浮夸的颜文字抽了抽嘴角。那个笨蛋。

于是绿间也象征性的回复了一条。

标题是去死,内容是笨蛋。打了好多个空格之后才写了个“晚安”。

高尾躺在床上看着回复回来的邮件乐出了声。

“你以为打了很多个空格我就看不见吗小真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床上捂着肚子乐的像个笨蛋似的高尾好像已经能够明白为什么黑子要说绿间是最温柔的光了。

他只是别扭不会表达而已。

第二天绿间像往常一样看了晨间占卜,带好了幸运物小企鹅玩偶。今天巨蟹座的运势是第八位,中等偏下,所以绿间决定要比以往更加的尽人事些。

出门之后惊讶的看见高尾靠在板车车座子上,以同样惊讶的眼神看着自己。

“高尾?!”

“小真...那是什么鬼东西啊...”

“真是失礼!这是巨蟹座今天的幸运物!今天巨蟹座运势不算好,所以要比以往更加的尽人事才行的说!”

“所以说你就带了个等身大的企鹅?!”

“这是当然了!倒是你为什么要站在我家门口啊!”

“嘿嘿,我当然是来接小真去上学的啊~就用这个~”高尾拍了拍板车车把。

“哼,很好,这样能够省下不少力气的说。”绿间说着就要做到后面。

“哎哎小真慢着~”

“怎么了吗”

“小真,你不觉得一开始就设定我来拉板车是不公平的事吗~所以,决一胜负吧小真!”

“胜负?不管怎样的胜负都会是我赢。”绿间笃定地推了推眼镜。

“这可不一定哦小真~我们来猜拳吧!”

“这可是你说的,高尾。”绿间勾起一抹诡异的微笑。

于是以后的每一天,在早上上学的时间点路过那条街的人们都会看到一幅诡异的画面,一个长相精致身材瘦弱的男孩满头大汗的蹬着一辆破旧的板车,后面坐着一个身高奇高,且拥有一头奇异的绿发的少年。偶尔两人会说说话,但每次都以黑发少年“愤怒的呐喊”而结束。

评论

热度(29)

  1. 摸鱼儿赤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