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盏

一只偷闲(?)的高二狗

∞∞∞∞∞∞∞∞∞∞∞∞∞∞∞∞

関ジャニ∞+渋谷すばる❤️

∞∞∞∞∞∞∞∞∞∞∞∞∞∞∞∞

KTA好感路人


n站唱见/阳炎/全职/黑篮/无头/K


赤ティン/まふまふ/ぐるたみん/りぶ/4円/・・・

all叶/喻黄/林方/周江/肖戴/双花/双鬼/昊翔/刘卢/乔高/郑徐/方王
(双鬼不拆!

赤黑/高绿/绿高/紫冰/青黄黑

静临/新塞/其他随意

伏八/尊礼(虐死不拆)

搞搞搬运(。

【绿高ABO】非烈性吸引(6)

全国大赛被诚凛淘汰,秀德又恢复到日常生活中,但队里的气氛非但没有低迷,反而变得更融洽了,最最让人欣慰的是,他们看好的两个一年级正选的关系在慢慢变好。这无疑对于团队合作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两个人同班前后座,上学一起来,午饭一起吃,篮球一起打,加练一起做,回家也一起回。

最令人惊讶的是高尾称呼绿间为“小真”,而绿间竟然默许了。

这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仅仅高尾和成一个人做过且做得到的事情。

除了他谁敢用这么亲密的称呼叫这块冰山呢......

虽然不知道他们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结果是好的就好。

比如某个周日,高尾以期末考临近为由提出想去绿间家,拜托绿间帮忙补习,本来做好了用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无赖方式逼迫那个傲娇的alpha同意的,但绿间竟然马上就答应了下来,这让高尾又惊讶又觉得无聊。

周日一早,高尾就来到了绿间家,不必担心会打扰到他,因为像绿间这样的人,即使周末也会早起尽人事的。

到了绿间家门口高尾竟然觉得有点紧张。第一次到一个alpha的家里做客,而且对方还是和自己关系颇好的绿间。

自己今天穿的帅不帅,头发乱没乱,对方家长在家的话要怎样打招呼,自己什么都没拿是否显得很草率很随便......这种平常根本不会去想的问题竟然在敲门之前通通涌入脑海。

但是不对啊,自己是来这补习的,又不是儿媳妇见家长,想这么多干嘛......
“啊啊啊啊啊——”高尾自暴自弃的揉乱了刚刚整理好的头发,让它们看起来自然一些。

高尾抬手,按门铃的动作还没做完门就自己打开了,门口还站着一脸无奈的绿间。

“在这傻站着干嘛,进来啊。”

其实绿间早就在窗前看见高尾骑着板车过来了,在门口等着他按门铃,可是半天都没动静,只好自己主动开门,开了门又看见高尾悬在门铃上的手,心里抱怨了一句自己开门开早了。


高尾之前从外面看就觉得绿间家很大,进到里面才知道......

真不是一般的大......

上下三层楼,每层都有高尾家的二倍占地面积,楼后还有一块空地,应该是用来种植植物的,但绿间让它空着,什么都没种。而且家里每个房间都很干净整洁,东西放置的很合理,跟绿间一板一眼的性格格外搭称。

但绿间家太空荡了,房间里散发着的,也只有绿间一个人的信息素气味。

“小真,你父母呢?不住在这里吗?”高尾忍不住这样问。

“他们常年出差,基本不会回家。”绿间说的轻描淡写。

“这样啊......”

所以小真才会显得格外孤僻的吗,爸妈很少管所以习惯了一个人了啊......

“比起这个,高尾,你今天是来学习的吧。”

“啊...嗯...”

“所以需要好好的尽人事。”

“所以...?”

“所以,带上这个吧。这是天蝎座今天的幸运物。”

绿间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猫耳发卡。

如果不是绿间对晨间占卜迷信到执念的地步的话,高尾就会怀疑他有什么奇怪的特殊癖好了。

说不定还会一脚踹上去。

但绿间一本正经的举着猫耳发卡,作势要给自己带上。

高尾欲哭无泪,绿间明明不知道自己是omega这事,但即使是知道了,自己也是个男omega,而这个发卡明显就是一般只有女beta或者女omega才会买的。

“好啦小真我知道了我自己戴_(:_」∠)_”

高尾放弃了挣扎。

几天的相处让他知道了“逆着绿间真太郎做事肯定没有好下场”这件事。

说实话,高尾戴着这个发卡很可爱。

但绿间当然不会坦率的说出来。

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眼神却出卖了他。

绿间辅导高尾的时候盯着他看的次数明显比平时多,而且每次都看不上几秒就把头转过去,然后过一会就又不自觉的看过来。

太明显了啊真少爷...高尾在心里吐槽。

要不是对方是个对信息素气味不敏感的alpha,自己又吃了中和药的话,他真是怀疑自己的omega身份暴露了。

不过还好,小真很迟钝。至少现在,他都以为自己是个beta。

但早晚会暴露的不是吗......

与其是被他发现,不如自己亲自告诉他比较好吗?但不管怎样他都会生气的吧,那么到时候自己还有资格留在他身边吗?

脑海里又一次想起了绿间对他说过的话。

「虽然很遗憾,但是天赋始终是无法弥补的,无谓的坚持只会让你更加痛苦。」

天赋始终是无法去弥补的...吗...

跟以前不熟悉绿间的时候比起来,现在对他有了更深的认识,这句话给高尾造成的痛苦却不减反增。

很明显绿间不支持omega打篮球。

虽然他认同了黑子,但理由很明显,因为黑子所做的事是做alpha的影子,只负责传球,不得分。

omega灵活性普遍好,非常适合做这样的事,而且黑子也确实做的炉火纯青。

但自己不一样,自己是向着一个全面发展的篮球运动员的目标锻炼的,自己会上场得分,不甘于单纯的只做别人看不见的影子。

所以,无论自己怎么努力,一旦在绿间面前暴露了omega身份,也一定会遭到反感,然后篮球部也会像国中的时候一样被劝退吧。

自己真的不想离开啊,不论是篮球部,还是绿间。


“高尾。”

“高尾!”

“嗯?(⊙_⊙)小真你叫我?”

“你在走神的说。”

“啊...抱歉...明明是我拜托小真帮我补习的...”

“哎,算了。”绿间叹了口气,看了看表,“差不多是时间该吃午饭了,你想吃点什么我去外面买。”

“嗯...小真一直是在外面吃的吗?”

“偶尔自己做。”

“那小真我们自己在家做点吃吧。”

绿间明显地犹豫了一下。

“好吧。”

然后绿间起身走向厨房,高尾跟了过去。

“小真我来帮厨~”

“......随你便”

“小真我们做什么?”

“家里的食材只能做咖喱。”

“那小真我去削土豆~”

“嗯......”


然后就在高尾哼着歌削土豆的时候听到了绿间那里传来了“叮叮咚咚噼里啪啦”的不和谐的声音......

“小真......?”

高尾放下土豆不放心的看向绿间那边。

刚刚还整洁干净的料理台,就在自己削了一个土豆的功夫就变得狼藉不堪了。

不得不说,绿间真的是“真少爷”。

早在他提出要出去买的时候自己就应该想到的......绿间他在料理方面肯定也是个“天才”。

毕竟没有什么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料理台弄得跟刚发生过世界大战一样。

“小真...难道你超不擅长料理的?”高尾小心翼翼的问。

“......”

绿间不说话一般就是默认了......

“啊——好吧......小真你去外面等一会,我来做......”

说着高尾抢过了绿间的男士围裙,围在了自己腰上。

绿间穿的围裙在他身上显得有点大,再加上他还戴着猫耳发卡,很难不让人想歪。

绿间被抢了围裙并没有生气,看着高尾穿着围裙戴着猫耳的可爱样子,站在他身后,无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为什么这人会是个beta呢。

绿间摇了摇头从厨房退了出去。

虽然是个beta,但绿间觉得,即使没有AO之间的吸引,自己也能对他发起情来。

但是......beta,大多数都是异性恋吧。

高尾也只是把自己当朋友而已。

绿间的眼神暗淡了下来。


很快高尾就做完了一锅的咖喱,很好的显示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的道理。

高尾摘了围裙坐在绿间对面,主动给绿间盛了一碗咖喱。

无论香味还是色泽都完美无缺。

“真少爷赏脸来尝尝小的的手艺吧~”

“......”绿间已经对高尾如何称呼自己疲于吐槽了。

所以他就听话地尝了一口咖喱。

很好吃,味道不咸不淡,刚好符合自己的口味。

绿间露出赞赏的表情。


饭桌上是非常容易让一个人暴露他的性格特点的。

绿间沉默寡言,于是吃饭的时候也很少说话,低头默默吃自己的。

但高尾可闲不住。

“小真,小真是甘党还是辛党啊,我超喜欢吃泡菜的所以是辛党......”

“......#”

“小真,小真是甘党的对吧,每次看你买小豆汤我看着就觉得甜~”

“.........##”

“小真,小真我们来玩互相喂饭的游戏吧,超能增进感♂情♂的呢~”

“............###”

“小真......”

“高尾#吃饭都堵不上你的嘴#”

“呐呐,小真不要生气嘛,我就说最后一句~小真不觉得...我们这样...超像'新婚夫妇'吗?”

“......”

别说,真挺像的。

但绿间当然不会承认。

“瞎说什么呢你!按照这种逻辑我们一会是不是还得一起去洗个澡?!”绿间虽然没有承认,但还是不禁红了脸。

“......小真......小真你其实是这种目的吗......讨厌,人家...人家还没有心理准备...”高尾故意双手捂脸,说的酸溜溜的,像是演戏一样故意而为之。虽然脸确实红了一大片,但他拿手掩了起来。

“怎么可能的说!你是来学习的吧!吃完饭当然是要学习了的说!洗澡什么的当然是开玩笑的说!”

“小真太狡猾了!平时你都不开玩笑的!一旦开起玩笑竟然这么色情!”

“是你太天真了吧!而且是你最先提起来的说!”


......


这样的一天过得很快,下午在绿间的辅导下学会了不少知识,绿间的讲题方式比老师更加易懂,而且绿间会把自己对于知识点的记忆方式告诉他,确实记得很快也很准。

接近黄昏的时候高尾该回去了,绿间留他留下来吃晚饭,高尾说父母会在家等自己吃饭所以就拒绝了。绿间顿了一下说好。

出门前高尾想把头上的猫耳还给绿间,但绿间说今天过了之前不准他拿下来,要他戴着回家。

讲不过绿间,高尾只能谢过之后承诺第二天上学还给他。

绿间点了点头。


再一次站在窗前目送着高尾骑着板车离开,每一次都有不一样的感受。

今天高尾比以往都可爱,不仅仅是因为戴着一个猫耳发卡。

高尾今天心情也莫名的好,蹬着脚踏板的腿也轻快了起来,口中不禁哼起了小曲。黄昏时分有些发红的阳光撒在骑着板车的少年身上,把温柔和活力融合的刚好。

绿间想,这大概是仅仅属于他一个人的风景。

评论

热度(31)

  1. 摸鱼儿赤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