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盏

一只偷闲(?)的高二狗

∞∞∞∞∞∞∞∞∞∞∞∞∞∞∞∞

関ジャニ∞+渋谷すばる❤️

∞∞∞∞∞∞∞∞∞∞∞∞∞∞∞∞

KTA好感路人


n站唱见/阳炎/全职/黑篮/无头/K


赤ティン/まふまふ/ぐるたみん/りぶ/4円/・・・

all叶/喻黄/林方/周江/肖戴/双花/双鬼/昊翔/刘卢/乔高/郑徐/方王
(双鬼不拆!

赤黑/高绿/绿高/紫冰/青黄黑

静临/新塞/其他随意

伏八/尊礼(虐死不拆)

搞搞搬运(。

【绿高ABO】非烈性吸引(8)

高尾中午的时候才完全结束这次发情。

打开窗子,让满屋子浓郁的omega信息素的气味飘散到外面,换进来清凉舒爽的冷空气。

刚刚退掉热量的身体接触到冷空气后不自觉的打了个颤。

身体还很虚弱,使不上力气,高尾关了窗子又躺回了床上。自从大半夜发现自己发情以来,高尾就一刻都没合过眼,现在上眼皮实在是支撑不住,没过多久就实实在在的睡着了。


高尾是被敲门声吵醒的。

醒来的一瞬间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熟悉的alpha的信息素气味。

绿间?

糟了。

顿时高尾睡意全无,连滚带爬从床上骨碌下来,匆忙找到信息素中和药吞了一片进去。

幸好这药效果出的很快,吞下去之后自己的信息素气味已经减了一半左右。

另外一半高尾只能指望绿间对信息素气味的迟钝了。

虽然挺肯定绿间闻不到此时自己的信息素味道,但还是有点忐忑,去按门把手的手微微颤抖着。


打开门之后是绿间稍带着愠怒的脸,实际上他已经敲了很久的门了。
高尾把绿间带到了自己房间里。

“小真!你要来怎么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嘛!我直到刚刚都在睡觉哎!早知道小真要来就提早收拾一下房间了,现在乱糟糟的连坐的地方都没有!”

“我只是来看看你死没死的说,没死成的话我就走了。”

“小真好过分TAT”

“哼。”绿间不置可否。

“比起那个,你最好拿着这个。”绿间把一瓶薰衣草精油扔给了高尾。

高尾赶快接着。

“小真......?这...该不会是天蝎座今天的幸运物吧?”

“我只不过是来这里的路上看到了就想起来了而已,并不是特意去买的说。”绿间掩饰性的推了推眼镜。

经过几日的相处,高尾发现一但绿间说话时去推眼镜的话,那么这句话就得反着理解,而且还不能戳穿。

“好啦谢谢小真啦~


“哼,你肯定是昨天结束之前就把猫耳发卡拿下来才会感冒的,都告诉你了要好好尽人事了的说!”

啊......确实自己在到家之前就把猫耳发卡拿下来了,因为...让自己爸妈看着自家儿子戴着这么一个东西回家的话,爸妈会怎么想自己呢......

“小真...毕竟那个猫耳...有点羞耻啦...那么羞耻的东西给小真一个人看就好了嘛...”

听高尾这么说,绿间突然私心觉得没有更多的人看见真是太好了。

“好吧...姑且原谅你这一次。但是今天坚决不可以再这么不尽人事了!现在就给我涂精油!今天结束之前不准让气味散掉!要是好好尽人事的话说不定病就好了!”

绿间看见高尾之后确实觉得他是生病了,精神看起来不如平时不说,脸色也比平时差。

发情期确实给高尾带来了不小的身体压力,使他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大病初愈。

高尾打开了薰衣草精油的瓶子,薰衣草的香味瞬间就蔓延开来,一定是很浓,纯度很高的那种。

高尾倾倒了一丁点在手心上,犹豫了一下之后涂在了额头上。

盖上瓶盖之后高尾见绿间皱了皱眉。

“我嗅觉不好闻不到你身上抹的精油的味道。”说着绿间低下头捧过高尾的脸,鼻子往他抹了薰衣草精油的额头凑过去。

太突然了高尾吓了一跳,别开脑袋并向后躲闪。

距离非但没有拉进反而被躲开了让绿间莫名不爽。于是更过分的凑过去。

最后高尾失去平衡倒在了床上,绿间也顺势压了上去,还把高尾碍事的双手锁在了头两侧,如愿以偿的拉近了距离,闻到了涂抹在他额头上的薰衣草香味,满意的勾了勾嘴角。

绿间冰凉的鼻尖蹭着高尾露出的额头,呼出的热气炙烤着他的脸颊,双腿被绿间精壮的腰身分开的很大,相互接触的部分即使隔着衣服也热得像是要烧起来,alpha的信息素气味跟薰衣草的味道混合起来,迷乱着嗅觉神经。高尾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发情期刚过的身体几乎要迎来下一次的发情期了。

好在绿间很快就从高尾身上起来了,高尾捂着红透了的一张脸坐了起来。

“小真......这个玩笑可一点也不好笑哦......”

这样啊......他认为......是玩笑啊......

绿间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他这次来高尾家,一是为了探望高尾的病情,二则是来试探自己对高尾,以及高尾对自己是怎样的想的。

高尾虽然身体虚弱,但病得不重,自己也就放心了,至于第二个目的...

不得不说高尾的拒绝让绿间很有挫败感,但却不能表现出来。

草草的对对方说了句“你好好休息吧我回去了”就逃走了,高尾甚至还没反应过来。

房间里熟悉的信息素气味渐渐淡了下去,高尾感觉到自己的心似乎空掉了一块。

泄了气似的又一次躺倒在了床上,双手掩面。

“好过分啊小真......”

小真刚刚是在耍自己玩吗?刚刚又脸红又心率加速的只有自己对吧!小真他真的只是来探病的而已,才一天没见到自己,他才不会想呢!达到目的之后走的真快呢!连解释都懒得向自己解释呢!

可恶...

从头到尾都只能当朋友...

可恶...

偏偏只有自己一个人像个傻子似的爱慕着对方...

可恶...

............

“可恶!!!小真大笨蛋!最讨厌了!!!呜呜呜......”

身体虚弱的时候人的感情也会变得更加脆弱,这时候高尾已经忍不住大哭了起来,泪水填满指缝,被高尾毫无形象的胡乱抹在脸上,继而又有更多的眼泪涌出来......

“小真是笨蛋...呜呜呜...但是...我喜欢你啊!!!为什么一点都没察觉呢!...”


后来高尾哭累了也喊累了,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蜷起身体睡着了,眼圈甚至还红着,眼角处还能看见明显地泪痕,像是一只受了伤的小动物,无依无靠地自己为自己疗伤。

再起床的时候父母已经下班回家了,吃过晚饭后高尾又把自己锁进了房间。
床头上,绿间借他的猫耳发卡还静静地躺在原地,刚刚他来的时候忘记还给他了。

于是高尾给绿间打了一通电话,刚一开口叫“小真”的时候嗓子沙哑,叫的很难听。绿间感觉到自己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似乎疼了一下。

高尾清了清嗓子说了要还发卡的事。

但绿间却说不用了,送你了。

绿间真正的意思是高尾戴着很可爱,而且黑色的猫耳确实很适合高尾浓密的黑发。但他当然是不会这么说的。


之后两人谁都没再提过这天发生的这事,也没有再提过那个猫耳发卡,两人关系还是依旧的好,但又有什么不对。

高尾偶尔笑的很难看,不再是像从前一样没心没肺,他开始用笑容说谎,用笑容掩饰着眼神中的悲伤。

每每看到这样的笑容,绿间的心就会剧烈的揪着疼,他宁愿看着他哭一场,也不想看他勉强自己挤出笑容。

很明显,让高尾发生改变的是自己。从那天自己从他家离开之后,高尾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但绿间什么都做不了。

或者说,绿间觉得,从他拒绝了自己的那一刻起,自己就已经失去了关心他的资格了......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