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盏

一只偷闲(?)的高二狗

∞∞∞∞∞∞∞∞∞∞∞∞∞∞∞∞

関ジャニ∞+渋谷すばる❤️

∞∞∞∞∞∞∞∞∞∞∞∞∞∞∞∞

KTA好感路人


n站唱见/阳炎/全职/黑篮/无头/K


赤ティン/まふまふ/ぐるたみん/りぶ/4円/・・・

all叶/喻黄/林方/周江/肖戴/双花/双鬼/昊翔/刘卢/乔高/郑徐/方王
(双鬼不拆!

赤黑/高绿/绿高/紫冰/青黄黑

静临/新塞/其他随意

伏八/尊礼(虐死不拆)

搞搞搬运(。

【绿高ABO】非烈性吸引(9)

平常的日子过得挺快,期末考试之后就马上就是暑假了,到了暑假,就不得不提秀德篮球部每年的传统——合宿。

今年也同每年一样,秀德正选的合宿地选在了海边。

合宿前的一天,高尾根据以往发情期的日子推算了一下,除非合宿期间有特殊情况,否则是不会发情的。

但确实就发生了所谓的“特殊情况”。


首先是房间分配问题。

合宿地点都是两人间,学长们很自然的把关系挺好的两个一年级分到了一起。

高尾没想到会这样。

跟一个alpha同处一室,就算他闻不到自己的信息素,自己也能闻到对方的。在一个充斥着alpha信息素气味的房间里度过六个晚上,大大地增加了自己发情的可能性。

所以高尾去找前辈们求情,求换房间。

“宫地前辈~~~跟我换个房间吧~我睡姿超级不好的,小真很可能大半夜的把我赶出去啊...前辈你忍心让可怜的我露宿街头吗TAT”

“哈?晚上睡觉给我老实点啊!碾死你哦!”

......

好吧宫地前辈这里不行,换其他前辈试试。

“木村前辈...”

“不行,能跟绿间这么要好的全队就只有你了,给我好好起作用啊臭小子!”


“大坪前辈...”

“没关系的高尾,等你真的被绿间赶出来了再找我也不迟。”

......


于是最后高尾也没能换成房间。

耷拉着脑袋拿着钥匙进到房间里的时候绿间已经在收拾东西了,两个床铺都被他铺的整整齐齐。

高尾认命地走到属于自己的床铺附近放下行李,跟绿间一起收拾了起来。

如果仅仅是安安稳稳地度过六个晚上的话就好了。高尾祈祷着,这样也不至于把自己的发情期逼出来......大概......

以发情的时候的信息素分泌量来讲,就算绿间对信息素气味不敏感,他也一定会闻出来,一但他闻出来,即使是平时看似禁欲的小真,也会受到omega信息素影响跟着发情的。要知道处在发情期的omega,尤其是一个未被标记过的omega,其信息素的味道对alpha来说是有如毒品般致命的。

而且高尾不确定真的发起情来,自己还是否能看着绿间保持理智。

而且最后还得被绿间识破,有极大的可能无法再在篮球队里待下去,而且会和绿间从此陌路。

想到这里高尾紧张的咽了口口水,喉结明显地滚动了一下。

是的是的,那只是最糟糕的状况,想开点高尾和成,只要注意点不要和绿间过分亲密接触就好了。高尾甩甩头安慰自己。


绿间发现高尾最近很奇怪。

他经常避着自己不说,就连说话都变少了。

每天早上高尾起的比他还早,起床第一件事不是去洗漱而是鬼鬼祟祟的去吃些什么东西。绿间猜测着他是在吃什么药。

绿间看见这些是因为他睡眠一直很浅,高尾有一天起床的时候吵醒了他。
但他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眯着眼睛装睡。

绿间高度近视,看不清高尾具体在吃些什么,他只是直觉是药而已。高尾他...是生病了吗?

绿间什么都没问,高尾既然选择瞒着他,一定有他自己的道理,所以绿间选择不去干扰。

但绿间对高尾的身体状况越发关注起来。

高尾身材不错,和身为alpha的自己不同,他身材略显纤瘦,但肌肉匀称,是长期锻炼的结果,肌肉强度是普通男beta的程度,但是外形和肌肉线条要比普通beta好看的多,肤色偏向小麦色,是普通亚洲人的颜色,但皮肤看起来要更加细嫩一些。

他的身体状况算是很不错的,这样看根本看不出哪里像是有什么慢性疾病的。况且他训练强度比别人强数倍,也没见他有特别强烈的身体不适反应。
有哪里不对,具体是哪里绿间也讲不上来。

按理说照着高尾的训练强度,普通beta早就已经练出了超过普通alpha的身体素质了。

但绿间没有发现,他只是隐隐的觉得不对劲罢了。

没有去想,又或许是不愿意去想,又或者是两者都有,真正的答案只有绿间才知道。

很快合宿就只剩下最后一天,到目前为止高尾的情况都一切正常。

倒数第二天下午常规训练结束之后,绿间提出要去外面跑步,以提升自己腿部肌肉强度,这有助于增加一场比赛下来自己投三分的次数。

本来是要一起吃晚饭再一起解散休息的,但绿间执意要在饭前去跑。

“教练,我也是才想到的,这对于战胜诚凛很重要。”

“不行,绿间,合宿的训练强度已经很大了,就算是你也已经很勉强了。”

“但是,教练!”

“好啦好啦小真~”

高尾看绿间笨拙的跟教练请示,作为搭档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教练,绿间也只是想要变得更强而已~而且他既然来请示出去跑步,那么就肯定是还有余力的嘛~对吧小真~”

绿间不置可否的推了推眼镜。

“而且饭回来再吃也是可以的嘛~”

中谷教练无奈的叹了口气,“那好吧,你们俩去吧,回来饭凉了可别给我抱怨啊!”

绿间:“是!”

高尾:“............是。”


高尾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明明自己只是帮绿间说了点话而已...并没有说自己也要跟着跑啊......

在教练和前辈们的心中,自己这是已经跟小真绑定了吗?高尾一边在绿间旁边跑一边心里想着。

已经入夜,沙滩上的沙子冷了下来。墨色的夜空和海水连在一起,看不见边线,月亮挂在天上,旁边点缀着几颗星星,它们的倒影映在海水中,在风的吹拂下拉拉扯扯,时而发散,时而聚合。

绿间alpha信息素气味围绕在自己四周,混合着汗水的味道,是一个alpha男人极具倾略性的气味。

月光打在绿间肤色偏白的脸上,汗水划过侧脸,勾勒出男人刚毅顺畅的脸颊线条。

高尾别开目光。

已经决定了尽量避开绿间的,现在离合宿结束已经只剩下一天了,他可不能就这么功亏一篑。

这几天跟绿间保持距离其实是很辛苦的,鬼知道他有多想靠近绿间。


绿间跑的挺快,很快就听见了高尾粗重的喘息声。

特意放慢了一点速度,给高尾一些喘息的余地。毕竟因为有他,自己才能争取到出来跑步的机会。

沿着海岸跑了十几个来回,绿间看了眼手表,说该回去了。

回到旅社的时候饭确实已经凉了,又没处热,没办法两人就都凉着随便凑合吃了一口。

吃完饭绿间提出要去洗澡,身上的汗干在衣服上黏黏腻腻的很难受。

绿间叫高尾一起去洗,高尾却百般拒绝。

“一会浴室就不提供热水了,你要是不洗的话今天晚上就出去睡,我可不想跟一个满身散发出臭汗味的人同处一室的说。”

“......”

理论上来说,公共澡堂是会把omega和alpha、beta分开的,但现在高尾没有选择余地,太过扭捏反而会引起怀疑......

没关系的高尾,alpha、beta和omega在外观看上去没什么大的区别的,都是男的没关系的......淡定淡定......

浴池里水果然还热着,而且多亏了池子很大,高尾才能故意跟绿间隔开一段不小的距离,气氛尴尬一时无话。

“高尾。”这次绿间少有的先开了腔。

“这几天...你在刻意躲着我。”

绿间用的肯定句。

但高尾决定装傻,“躲着小真?我吗?没有啊,我可是每天都在以跟小真打出完美配合而努力呢~”高尾把双臂搭在浴池边上,脑袋靠上去,故意把姿势摆的自然。

“高尾,”绿间对于这个答复显然不够满意,语气中都带了点愠怒。

“过来。”

“小真...”高尾试探性的往绿间那边挪了挪。

“再过来点,我看不清你在哪的说。”

“小真......我......”真的不能再近了,先撇开绿间会做什么不说,高尾都不确定自己会在这股高浓度alpha信息素气息里做出什么事情来。

“怎么,还说不是在躲着我?你到底在紧张些什么的说。”

高尾进退两难。

一边是绿间的信任,另一边是可能会爆发的发情期。

孰轻孰重根本分不清,但不管是直接或是间接,都是围绕着绿间真太郎展开的忧虑。

然而现在,绿间显然已经等不及了,眉毛深深拧成一团,高尾觉得以王牌大人的耐性,自己要是再不有所行动的话,他可能会亲自摸索着来找自己。

高尾在心底叹了口气。

果然还是避免不了吗?

于是听话地向绿间的方向凑了过去。然而还没等高尾站定,已经模模糊糊看到高尾的绿间长臂一挥就揽着肩膀把高尾揽到了自己身边。

高尾差点一个跟头栽倒绿间怀里,还好良好的平衡性救了他。

不过现在的状况并不比直接栽进去好到哪里去。

一侧的肩膀被绿间的大手禁锢着,另一侧紧紧的贴着绿间的肋骨,接触到绿间皮肤的地方真真切切地开始升温了。

而且这么近的距离,又是在这种相对封闭的空间内,绿间的alpha信息素气味和着空气中的水汽被无限倍的放大开来,充斥着高尾的鼻腔。

普通的omega在这种情况下大概会直接发情求压倒。

高尾是有不小的定力的,那么多次在发情期违背身体本能让他比普通的omega矜持且冷静许多。

但就算高尾比普通omega强上数万倍,他也无法避免在真实发生AO吸引时完全没有反应。

心脏跳的很快,热量已经从相互接触的皮肤传导到了全身,甚至让高尾觉得环绕着身体的水有些冷。

仰起头试探着看了一眼绿间的脸,他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不知是不是热水的缘故,他的脸颊有些微微发红,性感的唇线紧抿着,肌肉僵硬的紧紧绷起,喉结微颤。

得赶紧走了啊,长时间这么被触摸着肯定得出事。

“小真,我突然想起来件急事先走了!”


绿间碰到高尾其实是无意的,他只是看那人磨磨蹭蹭,很不符合他平日里的行事作风,帮了他一把罢了。之前只有拍个掌碰个拳的身体接触,所以绿间基本没怎么触摸过高尾的皮肤。

本来想拉过来就放开的,但敏感的指尖触碰到的细腻柔软的皮肤的时候,绿间怔了一下。接着就是不想放开。

高度近视加上浴池里浓重的水汽让绿间处于几乎失明的状态,但相对的,触觉变得比平时更加的敏感了。

高尾肩膀上的肌肉饱满,但包裹着肌肉的那层肌肤却细腻的像是用指甲就能划破。

绿间很想就这么顺着肩膀摸下去,摸完整条手臂,然后再把手搭在他的腰上,磨搓描绘出被锻炼得很好的性感腰线。

就在绿间沉溺于高尾的肌肤触感的时候发现,高尾的身体慢慢升温,就好像是......

就好像是omega的发情期一样。

绿间想到这里的时候大脑彻底当机了。

高尾是......omega?

联想到和高尾接触以来的种种,比如他精致的五官,相对娇小的体型,跟自己距离太近会表现出紧张,合宿的时候特意躲着自己,每天早起都会吃某种药,肌肤触感光滑细腻,被自己接触后还会体温升高......

其实绿间早该意识到的,只是他不想去思考。

他怕得出高尾是omega的结论,因为那对于他来说就太残忍了。

omega身体素质普遍不好,打篮球这种高强度运动是不适合omega的,一个omega若想要跟beta,alpha并肩作战,其艰难程度是无法估量的,当然,也是极其痛苦的过程。

高尾他都经历过什么,绿间并不清楚。但是他能想象出为了和队友,和自己比肩作战,高尾都付出了怎样的努力。

......

绿间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的时候高尾已经不见了,少了那个发着高热的热源之后,臂弯里又空又冷。


......

等等,发热?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