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盏

一只偷闲(?)的高三狗

∞∞∞∞∞∞∞∞∞∞∞∞∞∞∞∞

関ジャニ∞+渋谷すばる❤️

∞∞∞∞∞∞∞∞∞∞∞∞∞∞∞∞

KTA好感路人。

all叶/喻黄/林方/周江/肖戴/双花/双鬼/昊翔/刘卢/乔高/郑徐/方王
(双鬼不拆!


搞搞搬运(。

【绿高ABO】非烈性吸引(10)

高尾回到房间后竭力想压制住体内的这股邪火,但越来越热的身体让他感到绝望,空气中omega信息素气味已经渐渐显现出来,并向着越来越浓的趋势发展着,一发而不可收拾。

高尾此时只希望着绿间不要回来。

但是怎么可能呢,他只是洗个澡而已,早晚要回来这里的。

真希望突然有一颗陨石落下来砸到这里唯一一个alpha身上啊......

绿间在这种情况下回来的话,很可能会受强烈的omega气味影响跟着发情的。

要知道alpha和omega都是容易受欲望控制的人群。

高尾其实并不在意跟绿间发生点什么的,但他实在不愿意在这种状况下发生点什么。因为他讨厌受欲望支配的感觉。

凭什么omega生来就要被支配?被发情期,被alpha支配?

不甘心与绝望充斥着高尾,现在做什么都晚了,一会绿间回来,一切就都结束了。

双眼噙满泪水,一小半是发情期身体的痛苦,一大半是即将被绿间发现真相的崩溃。

自己苦苦保守了一年半的秘密,被那个男人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一个动作,击得溃不成军。

绿间发觉到高尾的异常后马上就从浴池里出来了,心里五味杂陈,既想知道真相又不想伤害到高尾。

慢慢的向宿舍的方向走去,每一步都在做着激烈的心里挣扎。

高尾是自己的队友,搭档,但现在,他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机。

理论上omega不应该打篮球,一是因为omega身体素质有缺陷,二是随时会到来的发情期。omega的发情期很麻烦,不仅会给omega自身带来麻烦,还会影响到周围的alpha。试想一个omega在篮球比赛进行中突然发情的状况,全场的alpha都会躁动起来,比赛自然是进行不下去的。

但对方是高尾,他想要去亲近的人。

如果不考虑篮球,他很高兴甚至曾期待着高尾是omega这件事。

但在对高尾有好感之前,他是自己篮球方面的搭档。

绿间欣赏着高尾不懈的努力,更爱看他在球场上挥汗如雨却愉悦享受的笑容,如果哪一天这种笑容消失了的话,绿间觉得自己会寂寞心痛到死去。

不知何时高尾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已经高到了这种地步,但绿间没有感觉到恐慌,反而是由衷的喜悦。

这样一个人,值得得到自己全部的信任和爱。

那么即使他是个omega又怎么样呢。

走到宿舍门口的时候,绿间果不其然闻到了一股强烈的omega信息素的气味。

甜美腻人的气味浓烈到让人发晕,口干舌燥,下体发胀,让他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那扇门。

门内的风景更是令人失神。

高尾躺在床上,浴衣大敞,表情痛苦的把身体蜷成一团,两腿之间隐约能看到有透明的液体流下,弄湿了床单。

眼前的景象给绿间造成了致命的吸引,下体几乎肿的发痛,像是失去意识般的挪动双腿,迫不及待的将独自承受痛苦的人搂入怀中,捉住紧抿的薄唇痴情的吸吮。


突然到来的发情期一直是猛烈但相对短暂的,高尾现在浑身灼烧着痛,下面还叫嚣着想被填满。

绿间进门的时候高尾意识到了,却不敢去看他。

紧紧闭着眼睛,等待着绿间的下一步动作。

alpha的气味扑面而来,高尾感觉到自己被搂入一个温暖、让人安心的怀抱,接下来嘴唇上附上了一片冰凉。

绿间柔软的唇蹭着自己的,这是自己早就期待得到的温柔。

高尾张开嘴巴,顺从的把绿间的舌头引入自己的口腔与自己发烫的小舌共舞,很快传出啧啧的水声。

绿间把手搭在高尾的腰上肆意抚摸捏弄,力度把握的刚好,有些凉的大手给高尾发烫的身体降温,弄得高尾很舒服,深吻中的嘴巴漏出舒服的呻吟。

绿间松开高尾的唇的时候高尾几乎要窒息晕过去了,睁开眼睛看见绿间因发情颜色变深的瞳膜和涨得绯红的脸颊,一副情动的表情。

但现在因为绿间的一个吻而缓和了痛苦的高尾却冷静了下来。

果然alpha的本能,就连绿间都是没法抵抗的吗?明明一直以来都只当自己是朋友的,现在知道了自己是omega还发了情之后,就要做这种事吗?他会标记自己,但也会离开自己,他会给自己带来一时的欢愉,但也会让自己痛苦一辈子。

果然他始终是高傲的王牌大人啊,不可反抗,不可一世的绿间真太郎。

想到这里,刚刚的温存感荡然无存,现在高尾甚至觉得冷得发抖,死死咬着牙才没让自己在绿间面前哭出来。

于是绿间看到的便是高尾一张要哭出来的脸,眼神里满是绝望,似乎是一副要诀别的表情。

吓得绿间硬是停下了所有动作。

高尾颤抖着双手扶着绿间的肩膀把他推开了。

绿间看着高尾慢慢下床,刚刚下床就倒在了地上,但他很快就拼了命似的站起身,扶着墙向门口的方向走。

他这个样子是想去哪?!

知道这个时间这幅样子这个身体出去会发生什么吗?!

如果被外面的不认识的alpha发现了怎么办?!

那个蠢货!

其实他是这么讨厌自己吗?......

讨厌到即使冒着被不认识的人侵犯的危险也不愿意让自己来为他解除痛苦吗?

绿间想起了和高尾刚认识时的事。

「其实...我初中所在的队伍被你所打败过。」

绿间全都想起来了,那是一场幼稚的比赛,奇迹的时代发起的得分游戏。自己虽然嗤之以鼻,但依然是帮凶,一个个的三分球残酷的入筐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而且最后自己从赤司口中得知高尾是omega之后,好像还说了什么打击人的话。那个时候大家才能各自展现出来,又因为主教练突然病重不得已临时换人等一系列变故的出现,球队气氛越来越冷清,过往的欢笑不复,自己越来越孤独,虽然没有表现出什么,但内心确实变得越来越冷漠,导致了目中无人的高傲性格。

所以被讨厌是理所当然的吧,这样的自己根本不值得他爱。

但自己却被那人的人格魅力所吸引,深切的迷恋着。

呵呵,所以说我输了啊高尾,爱上了讨厌自己的人肯定会把自己毁得尸骨无存的,即使我才是alpha。

绿间无奈的想。

逞什么强,白痴。

绿间走到颤抖着走着的高尾身边,轻轻抱起他。

中途高尾无力地反抗着,但绿间还是霸道又温柔的把他抱回了床上,然后在高尾略带惊讶的表情中转身走出了这个充满他迷恋的味道的房间。


高尾被抱起来的时候本以为自己被侵犯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但他没想会看见绿间露出悲伤的表情,更没想到绿间会就这么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