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盏

一只偷闲(?)的高三狗

∞∞∞∞∞∞∞∞∞∞∞∞∞∞∞∞

関ジャニ∞+渋谷すばる❤️

∞∞∞∞∞∞∞∞∞∞∞∞∞∞∞∞

KTA好感路人。

all叶/喻黄/林方/周江/肖戴/双花/双鬼/昊翔/刘卢/乔高/郑徐/方王
(双鬼不拆!


搞搞搬运(。

【绿高ABO】非烈性吸引(13)

*本章火黑出没预警


很快假期就结束了,第二学期,迎来了Winter Cup

同时迎来了与诚凛的第二次对峙。

两队打的都很谨慎,毕竟曾经打过一场,困兽之斗,谁也不想输。

火神把绿间防的死死的,第一节几乎没法让他拿到球。

其他的前辈的位置也不好。

黑子没上,盯防高尾的是诚凛的PG,和高尾拥有类似技能——鹫之眼的前辈,伊月俊。

会场上一时沸腾,两个小有名气的PG的对决,鹰之眼与鹫之眼的正面交锋将场上的气氛炒到了仅次于两队王牌对决的热度,会场上刹时躁动不安。
但高尾对此充耳不闻,伊月紧紧盯着自己的动作,拿着球的高尾不敢有片刻的松懈。


此时绿间没有做出任何动作,甚至连想要动作的意向都没有。

“你不采取点措施没问题吗?我们的前辈可不是泛泛之辈。”紧盯绿间的火神如是说。

“无所谓,那家伙不只是影子。”

火神是知道高尾是omega的,虽然闻不到气味但是黑子说的肯定没错。

黑子的洞察力火神早已领略了,那个除了发情期之外气味跟存在感一样淡的omega自己在刚刚遇见的时候还小瞧过他,如今看来真是愚蠢至极。

他的传球救了球队多少次,救了自己多少次,现如今已经数不过来。

但黑子依然也只是影子,不能引人注目。

本以为同样是omega的高尾也是这类角色的,但眼前的绿发alpha却说他不只是影子。


还有,不要问火神为什么知道黑子发情期时的气味。

单细胞火神菌才不会回答这种问题。


PG这个位置是全队的司令塔,主要责任是把球在队员手里传起来。

但当所有人都被盯着的情况下,就只能靠自己了。

“啊啊~怎么办呢~不传出去的话就没办法了呢~”高尾装出一脸烦恼的表情面对着伊月。

然后马上变脸,“开玩笑的~”

既然不能依靠队友,那就自己突破自己进球!在绿间的搭档身份之前,自己是秀德的PG!既然没有办法传球的话,那么鹰之眼也没用了吧。

于是高尾在所有人惊讶的表情中闭上了眼睛。

瞬间的突破让伊月没有反应过来,伸手向后勾球的时候高尾已经睁开了眼睛,把球换到了另一只手上,顺利突破后一个漂亮的三步上篮把球顺利送进了篮筐中。

途中火神想去拦截的时候被绿间一个回身挡住了。

“别忘了,你在防我的时候我也在盯着你。”

最后比赛以平手结束,双方既没有胜利的喜悦也没有失败的不甘。


王者秀德一路过关斩将,最后终于在1/4半决赛的时候遇见了宿命的劲敌——帝王洛山。

洛山本来就拥有无冠的五将中的三人,今年又加入了奇迹的时代队长——赤司征十郎。

高尾还记得,信息素中和药对他没有用,是赤司,对自己国中时的队友透露了自己的身份,让自己无奈退队的。

而且赤司和自己的位置是一样的——PG。

alpha与omega的对决,即使胜率只有百分之一,自己也绝不想输。


天帝之眼的恐怖,赤司精密的对比赛的掌控让人叹为观止,绿间、高尾以及秀德的前辈们纷纷在赤司面前摔倒,分数在后半段慢慢被拉开,自尊心也受到了打击。

“小真,起来吧。”高尾对坐在地上的绿间伸出了手。其实自己心里的热情也冷掉一大半了。

“傻愣着干什么呢臭小子们!台上的观众还没放弃呢!给我打起精神来啊!碾死你们哦!”宫地前辈从他俩身边跑过,给了他俩一人一个爆栗。
抬起头,秀德的观众席上人满为患,同学们拼命地为他们加油,呐喊声震耳欲聋。

观众台前挂着秀德的队标,「不挠不屈」四个大字格外耀眼。

“小真,Winter Cup结束之后前辈们都要退部了吧,真舍不得啊,好想再多跟他们打几场球啊。”

“是啊。”

“秀德的训练虽然严酷,但是前辈们真的很棒啊,合宿的时候也受到了不少照顾呢。”

“是啊。”

绿间想起了合宿时发生的事情,就是在那时,自己正视了高尾是omega的事,也是在那时明白了自己对他的感情。

“小真......我真的......好不想输啊!”

“是啊!”绿间永远也不想看见高尾的眼泪,他是他决定要守护的人,守护他的笑容,守护他的一切。

绿间站了起来,眼神危险,那是属于alpha的,侵略性的眼神。

“高尾,我们来用那招。”


空中接力高弹道三分球的出现确实超出了赤司的意料,甚至全场都为之沸腾。

但赤司不愧是曾经帝光的队长,很快就冷静的采取了对策。

长期的相处以来,赤司很清楚绿间是个左撇子这件事。

所以说高尾无法从右侧传球过去。

知道传球线路也就拦截下了高尾传向已经起跳的绿间的球。


秀德最后还是输了,但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放弃。

回休息室的路上高尾哭了出来。

本来还想故作轻松的在悲伤的气氛中说上几句话,但最后还是忍不住心里的不甘,泪水成股的顺着脸颊流下。

绿间走在高尾身后,听到了他明显是变了调的语气,看到了他微微偏过的脸上滑下的泪水。

那个坚强的高尾哭了,再苦再累的训练都没见他抱怨过什么,那个让自己以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笑着面对的高尾,在自己面前哭了。

绿间觉得自己的心脏被狠狠地揪了一下,疼的喘不上气。

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也跟着流下了不甘的泪水。


回休息室之前绿间跟前辈们打了声招呼之后就把正在哭鼻子的高尾拉到了会场外面没人的角落。

什么话都没说一把抱住了他。

紧紧搂着那人的肩膀,把脸埋在那人的肩窝里。

高尾的抽泣明显地因为这一举动缓下来很多。

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跟绿间会有这样的亲密接触。

虽然感觉到了绿间在追求自己,但绿间总是保持着一个安全距离,不近不远的让自己捉摸不透。

现在绿间熟悉的alpha信息素气味里混合着还没散的汗味,让自己莫名的安心。


高尾平静下来之后绿间松开了他,又恢复到平常的安全距离内。

“今天我来骑板车吧,不用猜拳了。”

......

“小真?......小真你坏掉了吗......?”高尾对这句话反应了半天,甚至以为自己刚刚把自己哭聋了或者是出现了幻听。

绿间皱眉。

“跟赤司打对位压迫感不是一般的大,你又打了整整一场,早就透支了吧。”

高尾早就知道了绿间的温柔,但表现得这么露骨还是头一次。他现在是真真切切地关心着自己,把自己放在了很高的位置,超出于信任的地方。

心里真的很暖,满满的都是眼前绿发alpha带给自己的温度。

“小真,我们今天走着回去吧。”高尾眉目含情,哭红了的眼睛眼角还带着泪渍。

“就这样慢慢的走回去,我想顺路放松一下心情。”


评论

热度(31)

  1. 摸鱼儿赤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