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盏

一只偷闲(?)的高二狗

∞∞∞∞∞∞∞∞∞∞∞∞∞∞∞∞

関ジャニ∞+渋谷すばる❤️

∞∞∞∞∞∞∞∞∞∞∞∞∞∞∞∞

KTA好感路人


n站唱见/阳炎/全职/黑篮/无头/K


赤ティン/まふまふ/ぐるたみん/りぶ/4円/・・・

all叶/喻黄/林方/周江/肖戴/双花/双鬼/昊翔/刘卢/乔高/郑徐/方王
(双鬼不拆!

赤黑/高绿/绿高/紫冰/青黄黑

静临/新塞/其他随意

伏八/尊礼(虐死不拆)

搞搞搬运(。

【绿高ABO】非烈性吸引(15)

马路对面的高尾盯着咖啡厅落地窗内的两个人,听不见在说些什么,从表情判断,小真的心情好像并不算太好?

然后赤司又说了些什么,一双狐狸眼里闪出精光。

接着绿间一副想通了什么的表情,竟然一口干了平时慢慢品的小豆汤?!

最后高尾看见绿间从咖啡厅里走了出来,径直穿过马路向自己的方向走过来......

?!?!

excuse me?!

完蛋了完蛋了快跑!

但高尾转身后才悲剧的发现自己好死不死钻进了一个死胡同。

后面怎么是墙啊混蛋!!!

避免不了碰面的话......高尾心生一计。

“小真好巧啊~我来这附近看看运动鞋,没想到能遇见你啊~真是缘分啊缘分~”

这附近可没有什么体育商品店。绿间心想。帝光附近他可再熟悉不过了。

看着高尾一身肥大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拉高帽檐的棒球帽,绿间有点想笑。

没有拆穿高尾的小小谎言,绿间右手拿掉了他的棒球帽,左手从前面插进了高尾发里,细细揉弄。

绿间动作很轻,高尾被弄得有一点痒,条件反射性的闭上了眼睛,随后又缩了缩脖子。

绿间觉得高尾此时此刻很像一只小动物。

其实绿间对除了猫以外可爱的东西没有任何抵抗力。

高尾头发很软,手感很不错,绿间甚至舍不得把手抽出去。

最后还是高尾头皮发麻受不了了,把他的手捉住才抽出去的。

“小真坏心眼~什么都不说就揉人家的头很痒哎~”高尾面色泛红,一双吊眼角勾魂似的盯着绿间,嘴角挑起性感的弧度。

他一直是这样看着自己的吗?

绿间确实第一次如此仔细地观察他。

高尾已经表现得这么明显了,为什么之前一直没能注意到呢?

心里自嘲的想,果然还是输给了赤司。

“高尾,我......”

“小真知道吗,我之前一直讨厌alpha的。”

“额......”绿间不知为何高尾突然说起了以前的事。

“因为alpha很多都很蛮横,专制,而且还不专一。”高尾表情变得有些凝重,绿间看着这样的他又不自觉的心疼。

“像我这种父母是beta,血统不纯的omega是迟早会被哪个讨厌的alpha随随便便标记的,然后就失去了价值,最后沦落到去不得不红灯区工作以维持生计的地步。”

“但是啊~这都是我遇见小真之前所想的。”高尾话锋一转恢复了刚刚勾人的脸,抓起绿间的左手,放在嘴边落下轻轻的吻。

隔着一层绷带绿间也能感受到高尾温热的鼻息。

“小真是不一样的呢,我能感觉得到。”

“虽然之前我也讨厌过小真,但是慢慢感觉到了小真的温柔,虽然很傲娇但是我能懂。即使傲娇也很可爱~”

“所以啊,我现在一点都不讨厌小真哦。”

“相反的,我喜欢小真哦~恋爱的那种喜欢~想知道小真的一切呢~”

绿间看着高尾有点紧张的样子在心里叹了口气。自己的台词全被抢光了。
把我刚刚下的决心还给我啊喂!

“高尾,这话应该由我来说才对的说。”

“啊嘞?难道说小真刚刚是想和我告白吗?!”

“小真小真我错了我不该打断你的你再说一遍吧求你了超难得的哎~”

“哼。”

绿间不由分说地把高尾拽进了刚刚高尾藏身的小巷子里,按到墙上欺身上去捉住了那两片喋喋不休的唇。

高尾主动环住绿间的腰,张开嘴巴迎进绿间侵略性的舌头,打架似的互相啃咬着嘴巴。

吻毕,高尾意犹未尽的搂着绿间的肩膀,逼迫他低着头。

“小真说嘛~就说'我最喜欢和成了的说'~”

绿间把嘴巴探到高尾脖子后面接近omega腺体的地方舔吻着那里,高尾敏感的颤了颤身体。

“已经不用了,白痴。”绿间卖力地舔弄着高尾的脖颈、喉结,舔得高尾眼神迷离,小声地发出“嗯唔...嗯唔...”的声音。

“小真......你再这样挑逗我我可是会发情的呦~就这样在大街上没问题吗?”

绿间终于抬起了埋在高尾脖颈里的头,意犹未尽地抬起高尾的脸,在他的唇上又落下轻轻的一吻。

“去我家。”

反标记的方法绿间记得,以前上生理卫生课的时候老师说到过。

他还记得老师讲反标记的时候班里其他alpha发出的不屑的唏嘘声。

那个时候绿间没有像别的alpha一样发出声音,但也绝对没想过自己会有想要被哪个omega标记的一天。

但那时他还没有遇到高尾,没有想要守护的人。

现在这个让绿间想要被标记omega正蜷在绿间的怀中,享受着性爱过后的温存。

“高尾。”

绿间轻唤那人,勾起了他的脸,把肩膀——alpha腺体的位置,移到了他的omega嘴边。

“小真?”

高尾不明白绿间要干什么。

“哈——你的生理卫生课都白上了吗?”

“生理卫生课的话...国中的时候我一直以为自己会分化成beta的...所以觉得没什么用...就没听...”

“......”

“......”

“所以说我是要让你反标记我的说!”

虽然高尾没听过反标记的具体步骤,但“反标记”一词的出现却在脑中炸出了惊雷。

alpha标记omega是一种束缚,那么反标记呢?理所应当也是一种束缚。

互相标记一旦成立,alpha和omega就会因为互相之间有这条束缚的锁链存在而分不开。

自己被标记无所谓,但绿间是alpha,一个被标记的alpha,在未知的未来里是否有可能被其他的alpha排挤呢?那么万一有哪一天自己与绿间分开了,他会因为有自己的标记而再找不到其他omega......

绿间看见怀里的人面露难色,就知道他那灵活的小脑袋里又在想什么有的没的了。

“高尾,听我说,”绿间打断了高尾的胡思乱想。

“互相标记确实是alpha和omega之间的一种束缚没错,但倾注了爱情的束缚就会变成羁绊。”

“我不想和你分开,只想成为你的alpha,早在知道你是omega之前就已经对你有感觉了,所以我确定我们之间并不是单纯的AO吸引。”

“所以说,和成。你愿意成为我唯一的omega吗?”

绿间第一次叫了高尾的名字,直接导致高尾脸上刚刚褪下的潮红又一次泛起。

“小真你干嘛突然不傲娇了啊...还有叫人家名字好色情...”

“啧,我什么时候傲娇过的说!”

“而且啊...小真...你刚刚的话听起来就像是求婚哦...”

“求婚至少要等到成年以后,白痴。”

高尾脸上的红又深了一层。

原来自己一直是被这样深爱着的吗...

他的alpha刚刚虔诚的问他是否愿意成为他的唯一。

这是自己一直以来的渴望不是吗,自己何尝不愿意成为他唯一的omega呢。

高尾嘴巴凑近绿间的肩膀,最后一次闻着专属于绿间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一会,这味道就会和自己的味道融合,变成和现在的自己一样的味道。
高尾咬下去的时候绿间狠狠地抱住了他的身体,就好像要和信息素气味一样,身体也想要融为一体。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