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盏

一只偷闲(?)的高二狗

∞∞∞∞∞∞∞∞∞∞∞∞∞∞∞∞

関ジャニ∞+渋谷すばる❤️

∞∞∞∞∞∞∞∞∞∞∞∞∞∞∞∞

KTA好感路人


n站唱见/阳炎/全职/黑篮/无头/K


赤ティン/まふまふ/ぐるたみん/りぶ/4円/・・・

all叶/喻黄/林方/周江/肖戴/双花/双鬼/昊翔/刘卢/乔高/郑徐/方王
(双鬼不拆!

赤黑/高绿/绿高/紫冰/青黄黑

静临/新塞/其他随意

伏八/尊礼(虐死不拆)

搞搞搬运(。

【绿高ABO】非烈性吸引(18)

假期结束之后两人升入二年级,今年的新生里有不少alpha,对篮球的热情和天赋也很令人满意,秀德又一次吸收了新鲜血液,变回了一支配置完整的队伍。

高尾和绿间身上的担子重了不少,两人一同肩负着带领全队走向胜利的重任,所以两人几乎是同时明白了一个道理,想赢,就不能拘泥于现状,需要做出改变。

首先意识到应该怎样做出改变的是绿间。

空中接力高弹道三分球被截住原因无非是球路被预知到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自己只能用左手投三分球,如果两只手都能够做到投三分球百分之百命中的话,自己在场上的位置也会更灵活一些,也不会被预测到球路了。某天早上刷牙的时候绿间想。

于是看了看自己没缠绷带的右手,把牙刷换到了右手手中。


在一旁一起刷牙的高尾在看到绿间笨拙的用非惯用手拿着牙刷在嘴里乱刷的时候强忍着笑,但当他看见绿间不小心把牙刷掉到水池子里,途中还蹭脏了衬衫的时候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不笑还好,这一笑让高尾着实的呛了一口漱口水。

绿间淡定的捡起牙刷好好冲洗,衬衫上的牙膏也用水冲掉,用不屑的眼神看着蹲在地上一边咳嗽一边乐的高尾。

哼,活该。


绿间用右手练习投篮的次数逐渐增加,其命中率也就是普通人的水平,完全无法跟左手相媲美,但某天高尾和绿间一起留下来加练的时候,站在绿间身后,看见他投出一个又一个不一定能进的三分球,高尾不禁想起了去年,大概也是这个时候的事情。

那个时候绿间还在用左手投篮,自己还觉得百分之百命中很残忍,那个时候自己还讨厌小真,处处作对来着。

现如今看着拼命练习右手投篮的人,却心生暖意。

这一年改变了很多,不光是自己,还有绿间,甚至绿间做出的改变要比自己多的多呢。

自己放下了过去选择了合作,他放弃了偏见选择了信任。

这份信任,甚至还演变成了爱情。

然后现在,绿间又在尝试着改变了。

他早已学会了依赖队友,不再孤军奋战,自己也偶尔能看见他在打球时露出的笑容了。

他在不知不觉中改变,这其中有多少是自己的影响呢?

想到这个曾经高傲不可一世的alpha因为与自己相遇而做出了改变,高尾就不禁欢欣雀跃。

那么自己可不能光依赖小真哦。

秀德的现任队长是自己,自己才是最应该努力的那个!

自己也得做点什么才行。

要做一个配得上他绿间真太郎的omega才行!

于是高尾又给自己制定了一套训练计划,又拿起了曾经放下的沙袋。

omega的优势是灵活性,劣势是力量。

自己只有克服了omega的力量问题才会有所突破。

而且自己还不会灌篮呢,要知道一个队的队长的灌篮总能起到鼓舞气势振奋人心的作用。

于是高尾开始把沙袋绑在脚腕上,比以前更重的重量,每天就这样坚持绑着沙袋骑板车拉着绿间,每天晚上加练的时候练蛙跳,回家之后两条腿都重得抬不起来。

而且沙袋表面很粗糙,omega的皮肤细嫩,很容易就磨破了皮,渗出了血。

本来以为绿间会阻止自己,但是绿间自始至终什么也没说,只是看到了自己脚腕上磨出的伤口之后,皱着眉从医药箱里拿出了酒精和纱布,勒令自己在床上坐好,细心的给自己处理伤口。


“小真不阻止我吗,自己的omega这么乱来,还把自己弄伤了哦。”

绿间何尝不想阻止高尾,每每看着他脚腕上的血痕,酒精棉球擦上去他痛苦隐忍的表情,绿间都有一种满心的怒火没处发泄的感觉。

“我阻止你你就会停下来吗?”

“不~”

“那不就得了。”

“其实小真心里可纠结了吧~既心疼我又要尊重我的决定~真是辛苦小真了的说~”

“听着,高尾。”

绿间眉头皱的更深,一把将高尾按到了床上。

“我知道这是你要尽的人事,即使作为你的alpha,我也无权干涉,但是,要是真的到了威胁到你的健康的时候,我说什么也会阻止你的。到那个时候,就算是绑,我也要把你绑在家里。”

其实看着他每天绑着沙袋训练已经是极限了,但高尾还要延续以前的传统,每天骑着板车上下学,而且猜拳的传统也一直保留着,即使知道不可能赢自己他还坚持着骑板车。最可恨的是自己既不能拒绝他又没法在猜拳的时候故意输掉。

绿间表情严肃,高尾从那张皱着眉的脸上看见了担忧,而且他一点也不怀疑这话的真实性。

小真最近真是越来越爱皱眉了呢,嘛,虽然以前也没少皱呢。

于是高尾伸手到绿间的眉心按了一把。

“小真,总是这么皱眉会变老的哦。”

绿间对高尾突然的转移话题很不满,自己的话那家伙到底听进去了多少啊?

“就算是变老了也是你的错。”

“哎~竟然怪我?~”高尾对着绿间撇了撇嘴。

“哼,当然怪你的说。”绿间低下头往高尾嘟起的嘴巴上啄了一口。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