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盏

一只偷闲(?)的高三狗

∞∞∞∞∞∞∞∞∞∞∞∞∞∞∞∞

関ジャニ∞+渋谷すばる❤️

∞∞∞∞∞∞∞∞∞∞∞∞∞∞∞∞

KTA好感路人。

all叶/喻黄/林方/周江/肖戴/双花/双鬼/昊翔/刘卢/乔高/郑徐/方王
(双鬼不拆!


搞搞搬运(。

【绿高ABO】非烈性吸引(19)

虐预警


“今天运势第四位的是巨蟹座的你~运势属于中上等~幸运物是恋人~但是今天要切记远离天蝎座哦~靠的太近的话会给你带来厄运呢~”

......

“今天运势最差的...很抱歉是天蝎座的你,幸运物是比你高的人~跟比自己高的人待在一起会给你带来好运哦~”

......

某天绿间和高尾吃早饭的时候晨间占卜如是说。

“小真......”

高尾看见绿间不动声色的往远离他的方向挪了挪凳子。

“晨间占卜矛盾了哦...”


于是一整天绿间都跟高尾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又不能离得太远,毕竟今天的幸运物是高尾,高尾的幸运物自己也是符合的。

晨间占卜从未出过错,绿间有一种隐隐的不祥预感。

天蝎座今天的运势确实差得很,高尾早上装饭盒的时候不小心把饭盒碰到了地上,无奈又重新做了一份,直接导致了两人早上迟到;上课的时候也是,平时高尾训练很累,上课的时候经常会不自觉的打盹,绿间发现了就会把他捅起来,但这次还没等到绿间发现就被老师发现了,把他叫起来回答问题,高尾自然回答不上来,下课的时候被老师叫去了办公室并给他安排了额外的作业;就连训练的时候也是,左脚绊右脚被自己绊倒和被不知从哪里来的的篮球砸中后脑勺这种事出现了好几次,甚至磕破了高尾的胳膊肘。

回家路上绿间看着满脸狼狈样的高尾提出不要骑板车了,于是就由绿间推着板车,高尾在他左手边走着。

然而厄运并没有结束,晨间占卜是绝对的,还有一些没有应验的东西,在慢慢酝酿着危险。


今天是由美子的生日,班里的同学知道她家里有一只可爱的小猫,就送给了她一盆猫薄荷草①,她刚一回家,家里的小猫就冲着扑上来想要吃掉那盆猫薄荷草。

(①关于猫薄荷(ฅ>ω<*ฅ):猫薄荷,原名:荆芥,拉丁文名:Nepeta cataria L.被子植物门;双子叶植物纲;管花目;唇形科;荆芥属;荆芥。
大约有50%的猫对该草叶的气味很感兴趣,喜欢抓咬,但这不表示猫必需食用猫薄荷才能维持健康。 事实上,猫薄荷是一种会引起幻觉的植物,猫食用后有些会引起暂时性(5-15分钟)的行为变化,例如会打喷嚏、咀嚼、摩擦、翻滚、喵喵叫、发谵语等。有些猫吃了猫薄荷之后会追逐幻想中的老鼠、有些则呆坐着空茫地瞪着眼,这些行为并不会造成任何危害,樟脑草也不具成瘾性。 总之,猫薄荷对猫的健康并没有实质上的帮助和危害。
以上资料来源于百度百科~)

可是由美子看着花盆中漂亮的紫色小花很不舍得现在就让猫咪吃掉,于是就把那盆装着猫薄荷草的花盆放到了窗台上,并关上了窗户,离开房间去了外面,她可是约了好多闺蜜一起办生日派对呢。

但她显然小看了了猫薄荷对猫的吸引力,小猫看她出了门,就用爪子把窗户扒开了一条缝,如愿以偿的吃到了那对于它来说就像是毒品一样的东西。

小猫很快就因为猫薄荷的原因陷入了精神恍惚的状态,它开心的在窗台这个小小平台上滚动着,全然不顾周围的环境。

它好像在幻觉中看见了一只肥美的老鼠,嘿!看我捉住它!

于是它一个猫扑将小老鼠按在了爪子下面。

但事实上它并没有抓住什么老鼠,而是把窗台边缘的那盆猫薄荷花盆一把推了下去。


绿间发现危险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把高尾拉到自己这边了。

垂直掉下来的花盆对准高尾的脑袋,这一砸非死即伤。

高尾什么都没有发现,垂直于自己脑袋的地方无疑是鹰之眼的死角。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绿间已经一把抱住了他,左手护住了他的头。

然后高尾就看见了血。

来自绿间左手臂的鲜红色刺伤了他的眼睛。

脑子里只回想着一句话。

「但是今天要切记远离天蝎座哦~靠的太近的话会给你带来厄运呢~」

“高尾......没事吧......”

绿间在左手臂感到一阵剧痛过后,就没有了任何知觉。


高尾把绿间送到医院之后就陷入了无尽的自责中。

如果自己再注意一点的话,如果听信了晨间占卜,离小真远一点的话,是不是就能避免现在的情况了呢?

虽然绿间在适应着使用右手,但是在紧急情况下还是不自觉的用了惯用手。
伤掉的可是奇迹的时代的神射手,那个绿间真太郎的左手啊!

他会不会因此再也没办法打篮球,好不容易赢来的荣耀会不会就这样毁于一旦?

高尾很清楚绿间“神射手”这个称号是怎么来的,才不是完全凭着天赋。

绿间每天的训练自己都看在眼里,即使已经有了百分百命中的把握,他也从未停止过练习。

他的荣耀,与其说是天赋使然,不如说是他尽了足够的人事才达到的必然结果。

然而现在,高尾望着急救室,绿间的命运,他与篮球的羁绊,都被关在了那扇门里,自己能做的却只有无力的等待。


终于急救室的门开了,绿间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来。

他清醒着,事实上整个手术处理过程他都清醒着。

需要处理的只有左臂,所以只是局部麻醉。

于是绿间就侧着头,看着医生一点一点地为自己缝合伤口。

被推出急救室之后看见了高尾一张心事重重的脸。

那个白痴,又在多想了。

绿间心想。

你可是我今天的幸运物,我怎么可能会因为保护了自己的幸运物而自送前程的说。


一个小护士向高尾的方向走去。

“护士小姐,绿间君他怎么样...”

小护士在高尾身上闻到了和刚刚做了手术缝合的患者一样的味道之后鄙夷的皱了一下眉。

“请问您是患者的什么人?”

“我...”

高尾犹豫了。

自己是否有资格在社会上以他的恋人身份自居呢?自己只是一个omega,在社会上的地位是alpha的附属品。

“他是我的恋人。”

不远处的绿间看着高尾这边,冷静平淡的开口替高尾回答了问题。

“把情况告诉他无妨。”


经小护士的解释,绿间的左臂有多处很深的伤口,还有一大片面积的淤青,好在没有伤及骨头,否则左臂就废了,至少不能再剧烈运动了。

“也就是说,小真还能打篮球喽?”

听说绿间情况没那么糟糕,高尾也没那么心情低落了。

“他的伤口很深,缝合过程很困难,而且面积大,伤口不规则,肯定会留疤,就算是痊愈了,也不可能像以前一样打篮球了。”

!!!!!!

什么叫做“不能像以前一样打篮球了”?

这个消息像是晴天霹雳打在高尾头上。

意思是......那样一个动作,会将绿间真太郎从“奇迹的时代天才神射手”的王座上拉下来,变成普通人?!

那么多个日日夜夜的苦练,就在那一瞬间毁于一旦吗?!


TBC.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