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盏

一只偷闲(?)的高三狗

∞∞∞∞∞∞∞∞∞∞∞∞∞∞∞∞

関ジャニ∞+渋谷すばる❤️

∞∞∞∞∞∞∞∞∞∞∞∞∞∞∞∞

KTA好感路人。

all叶/喻黄/林方/周江/肖戴/双花/双鬼/昊翔/刘卢/乔高/郑徐/方王
(双鬼不拆!


搞搞搬运(。

【绿高ABO】非烈性吸引(20)

本章高虐预警


由于绿间伤的不轻,需要住院观察几天,医院建议告知家长,虽然绿间有足够多的钱可以治病,但是再怎么说也只是高中生。

绿间刚刚做完手术需要静养,给他父母打电话这个重任就自然而然的落在了高尾头上。

拿着绿间的手机,找到了他母亲的号码,颤抖着手指按下了拨号键。

电话接起来之后是一个中气十足的女声。

“真太郎?”绿间的母亲很奇怪自己的孩子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因为平时根本没有打过。

“您好,是绿间君的母亲吗?”

高尾开口,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因为紧张而颤抖。

“啊...是的。”

“是这样的,绿间君他受伤了,需要住院几天,医院建议联系一下家长。”

“哦,我知道了,你是哪位?”

本来还抱着侥幸心理希望绿间母亲不问自己是谁的。

但果然今天自己的运势是最后一位啊...

“我...”

高尾咽了一下口水,想起了在急救室门口绿间对小护士说的话。

「他是我的...」

“我是他的...”

「恋人。」

“恋人。”


第二天绿间的父母就坐飞机回到了日本,但促使他们回来的原因并不是绿间受伤的消息。

事实上他们根本不在乎这个,他们真正在乎的,是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omega,竟然自称是他们儿子的恋人。

绿间的父母第二天下午才到家,那个时候绿间已经被允许出院,高尾也已经放学,先去医院接到了绿间又回了家。

于是绿间的父母进家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和上次回家完全不一样的景象。

一样的干净整洁,但不再空阔,很明显的两个人生活过的痕迹。

而他们的儿子,正和另一个没见过的男孩亲密地坐在一起,在一大堆课本、笔记本中忙的不可开交。


“真太郎,跟我们来一下。”

绿间父亲的声音比绿间更加低沉浑厚,绷着一张脸给人带来心理上绝对服从的强烈威压。

绿间出房间门之前用右手轻轻地抚了一下高尾的左手,示意他不要担心。

高尾点了点头。


“真太郎,昨天那孩子在电话里自称是你的恋人。”绿间的母亲先开口,她还对这件事抱有一点侥幸心理,希望只是高尾为了让他们回来耍的手段。

“你没闻到他们身上的气味吗,已经互相标记过了,还说什么天真的话!”

“真太郎,那告诉妈妈,那孩子的血统...?”

“他父母都是beta。”

沉默了挺长时间的绿间第一次开口说话。

然后陷入了很长的沉默。

......

“没关系的,真太郎,妈妈爸爸那边认识很权威的医生,可以帮你把标记去除掉,而且我还认识很多血统纯正的omega孩子,如果你需要的话你可以...”

“父亲,母亲,”绿间打断了他母亲的话,用很生疏的称呼。

“我爱的是高尾和成这个人,不是他的omega性别。”

“而且互相标记是由我所提出,并非他的强迫。”

父亲的脸已经气得充血,绿间这句话更是成了他爆发的导火索。

高尾在隔壁房间仔细听着他们的对话,在绿间说完这句话之后只听见响亮的“啪”的一声。

“混账!”

“你是个alpha!他呢?!他是个omega!而且是个连血统都不纯的贱货!你会为了这么一个男婊子葬送掉自己的前程!”

“父亲,我不懂我的前程要如何被他葬送掉。”

“你知道世人是怎么看待omega的吗?繁衍工具!附属品!尤其是那些血统不纯的!你把自己跟这么一个人绑在一起,想让别人怎么看你?!”


绿间父亲的话一句一句刺痛着高尾的耳膜,他说的是事实,尤其是社会上人们对omega的看法,他更是无法反驳。

果然...是不被接受的吗......

自己当初要是不去标记小真就好了......

“父亲...”

“够了,小真。”

高尾忍不下去了,绿间还受着伤,不能就这么看着他伤上加伤。

推开门看见绿间坐在地上,眼镜掉在一边,半边脸被扇的通红,但高尾努力着让自己不去看绿间。

“叔叔阿姨息怒,”

“高尾!”绿间想让高尾出去,现在的父母一定会使他受到伤害,而且他有预感,感觉到高尾要做傻事。

但高尾就当绿间不存在一样自说自话。

“我叫高尾和成,是那个给阿姨打过电话的那个omega。”

“其实那个时候我骗了您,我并不是绿间的恋人,那只是绿间君的一厢情愿。”

“我只不过是稍稍加以利用而已。”

“您大概也能猜得到,我家里经济情况不是很好,我又是个血统不正的omega,成不了什么大事,然而刚好绿间君对我表达了爱慕,我就为了给家里减少一些负担而答应了他。”

“而且互相标记也是我的意思,不想让他哪天离开我罢了。”

“然而我现在已经腻了,趁这个机会坦白一下也好。”

“小真...不,绿间君,我们...分手吧。”


TBC.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