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盏

一只偷闲(?)的高二狗

∞∞∞∞∞∞∞∞∞∞∞∞∞∞∞∞

関ジャニ∞+渋谷すばる❤️

∞∞∞∞∞∞∞∞∞∞∞∞∞∞∞∞

KTA好感路人


n站唱见/阳炎/全职/黑篮/无头/K


赤ティン/まふまふ/ぐるたみん/りぶ/4円/・・・

all叶/喻黄/林方/周江/肖戴/双花/双鬼/昊翔/刘卢/乔高/郑徐/方王
(双鬼不拆!

赤黑/高绿/绿高/紫冰/青黄黑

静临/新塞/其他随意

伏八/尊礼(虐死不拆)

搞搞搬运(。

【绿高ABO】非烈性吸引(23)

尽管大家都拼劲了全力,但由于没能进入八强,秀德没能拿到冬季杯的门票。

高尾被勒令休息几天,绿间暂时代替他做着期间的队长工作。

高尾每天还是会来训练,但他乖乖的在一旁看着,不说话也不动作。

他在观察队里的气氛,反思着自己之前的行为。

队里的气氛看似正常,队员们也在按照正常的训练节奏训练,但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缺少了什么呢?

高尾定神继续观察着。


“好了!中场休息!”

球场上正进行着一场练习赛,到了休息的时候中谷教练喊了一句暂停。

队员们纷纷走下场坐在球场边上的板凳上。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笑,擦汗的擦汗,喝水的喝水,没有交流。

高尾突然就明白哪里不对了。

就算是输了比赛,他们也都还只是一年级,机会还多的很,但他在他们身上看不见希望,看不见对篮球的热爱。

自己这个队长做的还真失败啊,因为自己的私人原因而让整个队伍陷入奇怪的气氛中。

明明自己是那么热爱着篮球,却因为分手把情绪带到了队伍里,让这群可爱的后辈们也跟着迷茫。

高尾抄起附近的几块备用毛巾,抱了几瓶水,轻手轻脚冲那些一年级的小鬼走去,出其不意的甩了他们一脸毛巾和水瓶。

“打起精神来啊混蛋们!你们又不是三年级!输了比赛的话明年给我赢回来啊!”

“还有啊~”

高尾轻轻勾起嘴角。

多久没笑了呢,都快忘记要怎么笑的好看了。

“年轻人总是绷着一张脸可是会变老的哦~”

这句话......曾经是不是也说过类似的呢?

「小真,总是这么皱眉会变老的哦。」

可恶,明明应该忘掉的。

明明应该忘掉的,关于那个人,关于那段时间,关于那场爱情。


高尾笑的好看,后辈们发现那个曾经给他们动力的笑容又回来了,高尾队长仅仅一个行为就带动了全队的积极情绪。

不得不说男孩子都是单细胞生物,尤其是男alpha。

在一旁练习右手运球的另一个男alpha看到了这一幕之后好像都能闻到自己周身散发出的醋味。

今年一年级里有不少队员是alpha,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那么一个笑容会有怎样的影响?!


训练结束之后绿间还黑着一张脸,但他没有忘记黄濑给自己提的建议,虽然做不到100%完全按照他说的做,但自己也是有所准备的。

于是其他队员走了之后绿间在换衣间找到了高尾。

高尾正坐在椅子上撩开裤腿检查伤口。

绿间走进换衣间,从自己的衣柜里拿出早就准备好了的医药箱。

“高尾。”

绿间把医药箱放到了高尾身旁的椅子上。

高尾疑惑地看着自己。

“今天的晨间占卜...”

绿间本来想说“今天的晨间占卜说今天适合把适合的东西送给需要的人。”

但他想起了黄濑的话。

不行,不能这么说。

“晨间占卜怎么了吗,绿间...君?”

“没有。”

“那...”高尾看着那个医药箱。

“给你的。”

“额?”

“啧,一离开我就不会好好照顾自己,这让我很困扰。”这已经是绿间能够做到的最露骨的关心了。

「小真难道是在关心我?」

要是在以前,高尾一定会这么说。

但现在他只能沉默。

绿间还没等他想好要说什么的时候就已经向门外走去了。

好想问问他胳膊上的伤怎么样了。

好想问问他每天这样练习会不会给身体造成什么负担。

更想问问他为什么在自己这么绝情的提出分手之后还对自己这么温柔。

但此时此刻,他就像是喉咙里塞了一块石头,痛苦的发不出声音,只能看着绿间就这么走出门,开始他每天的例行加练。


接下来的日子里,高尾感受到了绿间比以前更加露骨的关心。

比如自己训练结束之后看似不经意的给自己递上一瓶水,或是拿他自己的干毛巾揉自己的头发,为自己擦汗,全然不管后辈们是否在场,是否在看着。

不知道为什么,绿间不会再为关心自己而找各种各样的借口,而是闭口不言,面无表情的为自己做完这些事之后又若无其事的继续着自己还没做完的事。

高尾好像是懂了绿间说的「从未同意过分手」是什么意思了。

自己说了分手,所以他就再追回来,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

可是,明明自己已经做的这么决绝,根本没想过能得到原谅,甚至遭到记恨也属于正常的理解范围。

但为什么...他还会再来招惹自己...?

他到底长了一颗怎样的心脏啊!

可恶!怎么办!再这样下去的话自己岂不是又要沦陷了!


TBC.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