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盏

一只偷闲(?)的高三狗

∞∞∞∞∞∞∞∞∞∞∞∞∞∞∞∞

関ジャニ∞+渋谷すばる❤️

∞∞∞∞∞∞∞∞∞∞∞∞∞∞∞∞

KTA好感路人。

all叶/喻黄/林方/周江/肖戴/双花/双鬼/昊翔/刘卢/乔高/郑徐/方王
(双鬼不拆!


搞搞搬运(。

【绿高ABO】非烈性吸引(24)

绿间真太郎虽然天天摆着一张冷漠脸,但事实证明,巨蟹座的人都温柔的要命,尤其是在他打算对你特别温柔的时候。【作者乱入:对对对,我就是巨蟹座的!hhh!】


高尾发现绿间又开始给自己带幸运物了。

每天早上都能看见课桌上或者作为旁边放着什么奇怪的东西。

每次高尾都会想要还给绿间,但是绿间却说出“你不需要可以扔掉,这是你的事,但给不给是我的事”这样的话,让高尾无从反驳。

每天还绿间前一天的幸运物的时候都不可避免看到他,闻着他身上隐约的,属于自己的气味。

接近期末的某一天高尾还幸运物的时候注意到绿间已经学会了用右手写字,而且很正常了。

说起来他手臂上的伤怎么样了?

眼睛瞥到绿间左手臂的时候停顿了一下。

伤口处还缠着纱布,但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吓人了。

不得不赞叹一下alpha的恢复力,这才几个月,这么重的伤就已经能恢复成这个样子了。

“我下个星期去医院拆线。”

绿间见高尾盯着他的伤看得入神,没等他问什么就自己说了他想听的话。

“医生说恢复的不错,不用担心。”

“嗯...哦...那就好。”

高尾赶紧回过头去,被拆穿了心思的感觉很微妙,尤其是在这种时期,完全是“绿间不足”,需要补充......但又不能补充。

高尾默默地算了一下自己的发情期。

好像又快要到了啊。

无奈,少了绿间,发情期只能像以前一样忍过去了。

倒不是说忍过去很难,只是以前有绿间在的时候,发情期甚至可以让自己得到享受,可一旦享受过就很难再接受痛苦的感受。

就像先吃一块水果糖,再往嘴里灌咖啡一样,苦味会被放大。


发情期前一天高尾提前跟学校、球队请了假,发情期当天又把自己一个人所在屋子里。

由于被标记后就没有再吃过信息素中和药,所以发情期并没有以前那么难熬。

虽然还是浑身发热,但并不至于像以前一样浑身无力动弹不得。

他甚至发现自己能够做到下床走动,不需要任何辅助。

他又试着小跑了两步...

嗯...除了腿间黏腻腻的有点难受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大碍。

高尾对此很满意,自己苦苦训练的身体没有让自己失望。

但他还是无法抑制的想要绿间。

可能是因为被他标记过,也可能是因为自己只和他做过,每次发情期都会出现关于绿间的种种性幻想,有以前真实发生过的,也有自己一直希望而还没能实现的。

分手不到半年,即使大脑刻意想要忘掉,但身体却牢牢记住了绿间的存在。
虽然说时间可以磨平一切,但身体对绿间的需求却越积越多。

再加上平日里绿间对自己的态度,心理防线也一点一滴地在崩溃。

这样真的不行啊,高尾,你好不容易说出了分手。

早就知道他家境良好,父亲是alpha,母亲是omega,并且血统纯正 。

而自己家境平平,父母都是beta,自己是omega本来就是巧合中的巧合,血液纯度当然也就不高。

自己本都是知道的,最开始的时候其实就有那么一点预感了。但爱上了就是爱上了,无法抑制,不可阻挡。

但他有他的路要走,自己也要迎来属于自己的命运。

而他的路上,自己的命运里,终究是不会有彼此的存在的。

爱过了就好了,他曾属于自己就好了。

高尾下意识的去摸脖子后面被绿间标记的地方,闻着空气中属于绿间的那部分味道,泪水又盈满了眼眶。


TBC.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