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盏

一只偷闲(?)的高三狗

∞∞∞∞∞∞∞∞∞∞∞∞∞∞∞∞

関ジャニ∞+渋谷すばる❤️

∞∞∞∞∞∞∞∞∞∞∞∞∞∞∞∞

KTA好感路人。

all叶/喻黄/林方/周江/肖戴/双花/双鬼/昊翔/刘卢/乔高/郑徐/方王
(双鬼不拆!


搞搞搬运(。

【绿高ABO】非烈性吸引(25)

熬过这章就好了(看我真诚的眼睛(跪

有洁癖的小伙伴慎入!!!!!


很快高二上学期就结束了,绿间的左手已经拆了线,虽然上面横亘着好几条丑陋的伤疤,但好歹没有大范围的影响到左手的使用,于是绿间开始在假期里花时间给左手复健,一个人去附近的篮球场投篮。

现在他两只手都已经可以投篮了,而且几天之内命中率在逐渐上升。

但假期还没放到两个星期的时候,某天晚上,绿间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他说过两天他们要回家一趟,但不会待太久,他们已经在美国给绿间找到了一名会做除标记手术的医生,要他在家里准备去美国做手术。

绿间“嗯嗯”地回应着,直到电话里出现忙音。


绿间听了黄濑的话,他已经尽力的避免给自己的关心找任何借口了(实际上他什么也没说,一直都是直接用行动),但是事情没有任何进展,高尾还没有再次接受他的意思。

是哪里不对呢?

绿间放下电话思考着关于自己和高尾的问题。

当初分手,据高尾说,是他厌倦了,是他一开始就在欺骗自己的感情。

但当时的情况是自己父母都在场。

所以绿间一直不相信高尾那时候说的是真心话。

虽然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但绿间就是相信高尾还喜欢自己。

可能是因为互相标记还没有被清除掉吧,虽然很微弱,但隐约还有着感应。
绿间摸了摸肩膀被高尾标记过的部位。

快要没时间了。

如果进展再不顺利的话,就真的要完蛋了。

于是绿间试探着拨通高尾的电话。

其实绿间根本没想好要说些什么,实际上这一个电话打过去很有可能会保持相当久的一段沉默,然后就挂掉。

但当他从听筒里听见高尾混杂着颤音和哭腔的一句“小真...”之后,绿间就知道自己什么都不用说了。


本来这几天高尾爸妈准备带他出去旅行透透气的,看他自从回到家之后就一直心情不好。

虽然儿子平时还是摆着一张没事的脸,什么也没有跟他们说,但一般做父母的还是能够察觉到儿子的异样的。

爸妈很心疼,几次拐弯抹角的询问儿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但高尾始终什么都不肯告诉他们。

没有办法只好带他出去,想着也许放松一下就能让他心情好一点。

但是出发前一天,高尾告诉他们,他的发情期好像是意外提前了,现在已经隐隐约约的出现了征兆。

车票和酒店都已经提前订好了,父母无奈之下只能自己去,嘱咐好高尾之后就出发了。


高尾的发情期是晚上来的。

一个人挨过发情期的一波欲|潮之后肚子饿了,趁着自己还有体力剩余进到厨房搜刮食物。

但他悲哀的想起父母出发之前怕食物坏掉就全都解决了,现在冰箱空空如也。

食材倒还有一些,但自己显然等不到做熟食物就又会迎来下一波欲|潮了。

这种情况之下的唯一选择就是到附近的24h营业的便利店买点东西吃了。

按照时间上来说,自己动作快一点的话应该能赶得上。

而且那家店的店员全是beta,所以自己身上有信息素味道也没关系。经常光顾的高尾再清楚不过。

于是高尾披上一件厚厚大大的外套就跑出了门。


洁癖慎入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有多少omega的才华因为血统的关系被埋没?!凭什么omega的命运要交给alpha掌管?!凭什么你能决定我是否有资格拥有爱情?!

我根本不想和你分开!不想被讨厌的啊!

小真!!!


“给我滚!!!!!”

被omega发情期的气味迷住了心窍的alpha下颌骨被大力撞了一下,撞得他发懵,回过神来的时候,刚刚还在被自己抱的omega已经消失在了视野中。

高尾匆忙挣开alpha的禁锢逃走,自己也不明白为何突然就有了那么大的一股力量支撑自己。

第二波欲|潮来势凶猛,回到家里还没来得及吃东西就把自己甩在床上,裤子已经湿透了。

可能是因为刚刚被alpha接近,而且还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侵犯,勾起了体内淫兽的深层欲望,导致第二波欲|潮尤其难熬。

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高尾瘫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刚刚拼了命的逃脱已经花光了他所有的力气。

浑身热的难受,尤其是刚刚被那个alpha摸过的地方更是热的像是有火在那里燃烧,高尾突然觉得自己很脏。

差点...差点就要被侵犯了。

差点就要失去身上唯一和小真有关的东西了。

小真...

好想小真啊...

然后高尾就在幻觉中看见了绿间。

他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搭在眼睑上,一副认真的表情,吻住了自己。

......


就在高尾沉溺于自己的幻想中的时候,手机响了,有电话。

想都没想就按了接听。

对面先是一阵沉默,然后他听见了比自己幻想中真实一千倍的声音。

“......高尾。”

那一瞬间高尾似乎觉得自己苦苦建立起来的“墙壁”瞬间土崩瓦解。

他想绿间,想听见他的声音,想看见他人,同时也想要他。

发情期让人变得脆弱,也是因为隐忍了太久的缘故,绿间的声音一出来高尾的眼眶就噙满了泪水。

......

再也忍不下去了。


“小真...”


TBC.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