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盏

一只偷闲(?)的高三狗

∞∞∞∞∞∞∞∞∞∞∞∞∞∞∞∞

関ジャニ∞+渋谷すばる❤️

∞∞∞∞∞∞∞∞∞∞∞∞∞∞∞∞

KTA好感路人。

all叶/喻黄/林方/周江/肖戴/双花/双鬼/昊翔/刘卢/乔高/郑徐/方王
(双鬼不拆!


搞搞搬运(。

【绿高ABO】非烈性吸引(26)

好了.......开甜............


绿间什么都没说就挂了电话,很快高尾就听见了敲门声。

两个人家离得不远,而且绿间是一路跑过来的。

“高尾,开门。”

绿间敲了一会但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我知道你在的说。”

在门口又站了一会绿间才明白高尾不开门的原因。对信息素的气味不敏感,甚至是迟钝的地步,但就算是这样,发情的omega信息素,绿间还是能闻得到的。

甜美的气味隐约穿过大门飘散到外面,被绿间成功获取。

那是他熟悉的气味,是他最喜欢,最迷恋的omega的信息素气味。

被这种气味温柔的包绕着,绿间觉得自己也要发情了。

这气味是每次让冷静的他失去理智的根源,其诱惑力早已超出了绿间自己的想象。

但是不可以,就算是高尾开门请自己进去也不能盲目行动。这是绿间真太郎的原则,是他的执着之一,他不喜欢在有芥蒂的情况下做这种事情。

这也是他对对方的尊重。

从未将高尾看做是什么附属品,高尾是个人格健全的人,拥有自己的决定权、发言权,不应该为任何人所有。

包括自己。

虽然潜意识里一直叫嚣着“占有他占有他”,但绿间觉得自己不曾真正占有过那个人,也不能真正“占有”他。

但绿间依然觉得幸运,因为还有那么多alpha这辈子都无法体会到这种感情。

他们一心只有“侵略”和“占有”,所以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拥有爱情,所有干柴烈火全靠那点可怜的AO吸引,下了床之后根本就是陌生人。

但是绿间确定高尾和自己之间,即使没有AO吸引,即使高尾是个beta,自己也会被他卷入爱情的漩涡里。

他乐观,他坚强,他骨子里的倔强......全都使绿间着迷。

自己这次来,只是想见他,听见话筒里高尾隐忍的哭腔,太长时间以来压抑的情感一瞬间爆发,使得绿间很想见他,迫不及待地想见到他。

但来到高尾家之后发现高尾竟然在发情。

他相信高尾的自制力,他不会因为发情期难受的不得了而给自己开门的。
绿间停下了敲门的手,靠着门边坐在了地上,把脸深深地埋进了自己的臂弯里。

既然无法相见的话,就让我来为你挡掉其他alpha吧,用我的气味为你张开一层牢不可破的结界。


高尾很清楚这个时间来敲自己家门的人是谁。

刚刚跟自己通过电话,匆匆忙忙就挂了,现在又来找自己,无疑是他此刻最最想见的,唯一标记过他的alpha——绿间真太郎。

该不该去开门呢?

高尾也很清楚门开了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现在自己的发情期来的正紧,即使绿间能够忍住,自己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在见到他时保持绝对的理智。

他不想和绿间发展成炮友这种冷淡的关系。

他不是用来解决自己生理问题的工具。

他是自己爱慕的人。

他骄傲,他执着,他傲娇下的温柔......全都让高尾痴迷。

所以他不会负他,即使想见,他也不会打开那扇门。


敲门声停了。

小真已经走了吧。

高尾把耳朵贴在门缝处确认声音。

外面安静的很。

高尾靠着门疲惫地坐到了地上。


一扇门,分开了两个世界。


发情期结束后的第二天早上,高尾打开房门想出去透透气,活动一下疲惫地身体。

可当他打开房门的时候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绿间抱着膝盖蜷着身子坐在他家门口。

他昨天晚上没走吗?

就这样一直一直等着自己?

高尾立刻懂了为什么昨晚坐在门口会觉得不适感大大降低了。

和绿间离得这么近,他的信息素的气味让自己得到了不少缓解。

而自己却以为是由于受标记而散发出来的自己的味道,所以就没有多想。

“小真......?”

高尾真的不喜欢叫他“绿间君”。

绿间把头抬起来,站起身不着痕迹的拍了拍身上的灰。

“小真...你...晚上...”

“昨天晚上我回去了,现在刚来。”

绿间这样说。

但高尾看见了绿间的黑眼圈。

绿间有很多个睡觉习惯,如果不遵从的话就很难入睡,跟绿间同居过那么久,没人比高尾更了解这点。

“那为什么不敲门?干嘛在这等?”

“......”

“怕你没起。”

稍微一试探就能发现破绽,绿间说谎的时候犹豫的时间一直很久。

“不对吧小真,你昨晚根本就没回去。”

高尾语气里有些生气,他不懂为什么绿间一定要这么折腾他自己。

“这对你来说都无所谓吧,按你那天所说的,你只是在利用我,根本没动感情。”

“还是说你那天说的根本就是假的?”

绿间把左手按在了高尾身后的门上,圈起了一个包围圈,阻止了高尾的行动。

高尾没想到自己会被反将一军,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关心被绿间找到了把柄。
高尾有点想逃,但当他眼睛四处游走寻找突破口的时候,瞥见了绿间左臂上的疤。

淡粉色的疤痕在绿间偏白的皮肤上以一种丑陋的方式蜿蜒遒劲,而绿间丝毫不做掩盖,就这么穿着短袖让伤疤暴露在外面。

绿间见高尾先是目光闪躲,最后又被自己的胳膊吸引了注意力,就放弃了逼问他。

其实他也只是明知故问,本来也没期待着能从高尾那里得到什么回答。

“昨天我父亲给我打了电话,”

绿间没有理会高尾的心思,即使他大概猜到了高尾在想什么,无非就是在担心自己的伤。

这种皮肉伤早就好了,白痴。

“他们说过几天要回来,接我去美国做手术。”

绿间没说是什么手术,但他知道高尾懂。

果然高尾露出了隐隐的失落。

“哦...是吗...那...”

“我不想去。”绿间打断了高尾。

“小真!”

“我喜欢你。”

......

“小真...?”

“我说,我喜欢你啊,高尾!即使是分开了也喜欢你!”

绿间少有的情绪失控了。

“小真...这回...不能由着你任性了啊...”高尾早就希望听到绿间的告白,这回听到了确实感动的要死,但是他不能自私的去接受,难过的要窒息。

“不要!如果说这算任性的话我就用以后所有的任性换这一次!”

“有什么事情是不能两个人一起扛的吗?!为什么非要用这种方式解决?!我不认可这种逃避问题的行为的说!”

绿间情绪很激动,高尾抬眼,震惊的看到绿间发红的眼眶,颤抖的嘴唇,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

喂喂,小真...你可是那个即使左手受了伤都没眨一下眼的alpha啊!现在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岂不是只有妥协了吗?!

我真的可以拥有爱你的权利吗?真的可以以恋人的身份呆在你身边一辈子吗?


“小真是笨蛋。”

高尾憋不住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

“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忘了你,还你一个正常的人生的!把我的决心还给我啊混蛋!这下可好!你一辈子都别想离开我了!我可是很粘人的啊!给我做好心理准备!”

高尾一下子扑进绿间怀里,把眼泪全都蹭到了绿间衣服上。

失而复得突然得让绿间不知道应该笑还是应该哭,回抱高尾的手臂都用力得发抖,生怕怀里的人会再次离开。

“你才是笨蛋。”

“谁让你自作主张的分手了!那种无意义的决心不要给我有第二次的说!”

“稍稍信任我一点啊......”


两个人就这样在高尾家门前抱了很久,直到高尾停止了抽泣绿间才慢慢把他放开。


“我现在可以亲你吗?”

“给我看眼神判断啦!”


TBC.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