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盏

一只偷闲(?)的高二狗

∞∞∞∞∞∞∞∞∞∞∞∞∞∞∞∞

関ジャニ∞+渋谷すばる❤️

∞∞∞∞∞∞∞∞∞∞∞∞∞∞∞∞

KTA好感路人


n站唱见/阳炎/全职/黑篮/无头/K


赤ティン/まふまふ/ぐるたみん/りぶ/4円/・・・

all叶/喻黄/林方/周江/肖戴/双花/双鬼/昊翔/刘卢/乔高/郑徐/方王
(双鬼不拆!

赤黑/高绿/绿高/紫冰/青黄黑

静临/新塞/其他随意

伏八/尊礼(虐死不拆)

搞搞搬运(。

【绿高ABO】非烈性吸引(27)

“那现在怎么办,小真,你父母什么时候回来?”

高尾趴在床上,绿间给他揉着腰。几个月没做两个人都积攒了很多,再加上终于互通了心意,两个人做的都很卖力,于是就有些过火了。

“应该快回来了,说是今天下午。我父母那边由我来说,你只需要出现就好。”

“还有,这次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准给我跑掉!”

“稍稍相信我一点啊笨蛋尾。”

绿间说着坏心眼的往高尾腰部的肉上掐了一把。

“嘶——小真轻点...疼疼疼...”

高尾扭着屁股在床上挣扎了一下下。

“话说回来小真你手怎么样了?”

“早就好了。”

说着绿间把左手放到高尾眼前,不规则的疤痕呈现着淡粉色,新长出来的肉看起来比周围其他的肉要脆弱很多。

高尾又想起了绿间受伤那天的种种情形,以及小护士说的话。

「没法像以前一样打篮球了。」

高尾伸出舌头用舌尖小心翼翼地舔了舔伤疤,像是小猫用唾液疗伤一样,弄得绿间有些痒。

把手从高尾面前抽走,狠狠地往高尾裸露的后背上拍了两下。

“别小看alpha的恢复能力啊!我已经恢复了左手的训练了的说!”

“倒是你...那个...”

“我脚腕上的伤也好了哦~小真给的医药箱我有好好的在用呢~那之后也没有再戴着沙袋训练了...而且小真刚刚不是亲♂自♂检♂查过的嘛!~”

“啧...咳咳”

“哎?小真在害羞?!”

“才没有害羞...的说。”

“哈哈哈绝对在害羞对吧~”

“啰嗦,闭嘴。”

“哈哈哈哈哈小真刚刚你做的时候怎么就没见你害羞啊~哈哈哈好可爱啊~不愧是我的小真~(*´艸`*)”

高尾说着就搂着绿间的脖子窝在绿间怀里乱蹭。

“......高尾,你在玩火。”

“......小真...不要稍微蹭蹭就这么精神啊...”

“哼,还不是因为你。”

“啊...小真这情话越说越厉害了呢~是想再来一发吗~?”

“哼,虽然我很想给你点惩罚但是鉴于你的身体状况还是算了,下次给我做好准备。”

刚刚经历过发情期就做爱确实对身体负担很大,而且刚刚做的还有些不知节制,导致高尾已经腰疼了,绿间其实舍不得再折腾他。

“啊...我温柔的小真回来了...像梦一样...好开心啊...”

高尾停止了扑腾,抱着绿间感受着他的温度,闻着他的气味,听着他的心跳声。

“笨蛋。”

“我根本就没有离开过的说。”


等到下午绿间带着高尾回家的时候,绿间的爸妈已经在家里了。

看着儿子和仅仅与他们有过一面之缘的高尾牵在一起的手,眉头拧在了一起。

说实话,绿间和他父亲长得很像,但在高尾看来,绿间父亲皱眉的样子比他的小真严肃而且会令他感到莫名恐慌。

“父亲,母亲。”

“很抱歉,我想我是不能跟你们去美国做这个手术了。”

绿间语气平淡却坚决,牵着高尾的手却紧了又紧。

“真太郎,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一下了。”

“带着高尾君一起。”


房间里的气氛很诡异,一张方桌,四个人两两分开坐着,两个alpha面对面,两个omega面对面。

“父亲,母亲,虽然我和高尾因为一些原因分开过一段时间,实际上我们直到刚刚才复合,但是就像我刚刚所说的,我不会再和他分开,无论用什么作为代价。”

“而且我很清楚,他值得我这样做。”

......

“真的没有选择余地了吗,真太郎?爸爸妈妈也是为你好。”

omega女人担心儿子将来在社会上受苦。

“母亲,跟与高尾分开的痛苦比起来,将来社会上的那些都算不了什么,而且我们一起面对的话是不会有问题的说。”

“可...”

“我们没问题的!”说着绿间抓起一直攥在手心里的高尾的手,举到桌上,当着父母的面在他无名指上落下了一个轻吻。

高尾被这一举动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满脸通红了。

“真的确定了吗,以后可不要反悔啊。”

绿间父亲沉默着听绿间和他母亲对话听了很久之后,终于来做最后的决定。
绿间无声地点了点头。

“高尾君呢,你怎么看?”

“我?”

被突然问到高尾有点乏于准备。

“照实说就好。”

绿间安慰他。他看出来高尾在面对他父母的时候显得有些拘谨。

“我觉得...我不是一个在乎别人脸色的人,外边的人怎么说我都无所谓,但要是被我听见别人说小真哪里哪里不好的话,我会受不了的。所以我一直一直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让别人无话可说。”

“那血统上的事情怎么说,你的后天努力弥补得了吗。”

绿间父亲最后还是把问题拉回到了最根本的地方。

“我弥补不了,也改变不了外界对于我这种血统不纯的omega的偏见。”

“这也是我一开始决定分手的原因,因为那个时候甚至连我都觉得您说的很对。”

高尾声音有点颤抖,绿间攥着他的手一直没松开,他想打断他们的这种对话,但他知道,如果想过父母这关,这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环,即使知道是块刚刚结痂伤疤,但不得不忍痛抠下来。

“但是您想没想过即使血统不纯的omega也是人,不是繁衍工具,也不是什么附属品,也有爱人和被爱的权利?况且我也可以为自己爱的人生下健康的孩子。”

“我确实是个omega,但我并不觉得自己和其他omega一样柔弱到需要人保护才能生存,我甚至可以在发情期的时候把想要侵犯我的alpha推开不受他控制。事实上很多omega都是这样的,认为omega柔弱只是社会上的偏见而已。”

“这就是我的全部看法了,如果有冒犯的地方还请伯父伯母指出。”

绿间的父亲一双绿眸全程盯着高尾漂亮的橙色瞳仁,高尾说完之后谁都没有说话,气氛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绿间和高尾心里忐忑,思索着如果还不行的话接下来该怎么办。

......


“我知道了。”

“果然,就和医生说的一样啊。”

“医生?”

“是啊,是我们在美国找到的可以做标记去除手术的医生,他说他不想接去除互相标记的手术,他还强调了在现代社会上,一个alpha如果心甘情愿被标记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事情。”

“我们回来观察,果然如此。”

“其实上一次回来的时候高尾君就给我留下了一个很深的印象,我很少见到能如此干净利落做出判断,并且光明磊落地拒绝我的人,而且是omega,这样的人,说实话我是第一次见。”

“而且刚才高尾君说话的时候一直与我对视,丝毫没有动摇,这说明他是有足够的信心才说得出这番话,一般来讲,我用这样的眼神看一个普通的omega,他大概要吓哭出来了,但高尾君连动摇都没有。”

绿间父亲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把手搭在脖子上扭了扭。

“好了好了,既然儿子眼光这么好那我们还来添什么乱啊,美国那边还有一笔大生意呢,趁早走吧,我去订机票了。”

“老公,虽然我们是很优秀的商人,但没能做一对好父母呢。真太郎已经不知不觉的成长成了不输于任何人的alpha,而且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真是太好了。”

“是啊。”


“小真?”

认同来的太突然让人反应不过来,高尾用眼神询问绿间“这是真的吗?我们被认同了?”

绿间用眼神告诉高尾“那是当然了。”


“啊,对了,真太郎,那个医生还跟我说,他在美国工作,他儿子一个人在日本生活,很想念他,不知道过得怎样,他告诉我住址,我看离我们家很近,也许你们认识呢。”

“他姓...?”

“医生姓火神。”

“啊...我们确实认识啦哈哈哈~”

高尾看绿间听见“火神”二字之后脸瞬间黑了下来,他显然还记得火神把他的三分球盖下来的场面,所以替他说话了。

“火神君的话过得很好啊,而且他身边也有一个不输于我的omega呢,我们一起打过球,虽然站在对立方~”

“好好,我会原话告诉火神医生的。”


绿间的父母晚上就匆匆地走了,把他们送出家门之后绿间又回到房间里,站在窗口看着他们走远,高尾陪在他身边。

从小到大,无数次的看着父母离开,只有这次觉得心里是暖的。

自己的父母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近人情,就如黄濑所说,天下没有不愿意看自己孩子幸福的父母。

母亲说他们没能尽好做父母的责任,自己何尝不是一样没尽好做子女的义务呢?

这回回来,父亲的头发白了不少,一定也是为自己的事情操了不少心吧。

而我甚至连称呼都故意叫的那么生分。

下次他们再回来的时候,好好叫一次爸妈吧。


“小真,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我还在你旁边呢,再这样我要嫉妒了啊~!”

“高尾,话说回来咱是不是还有笔账没算呢。”

“咦?”

“什么叫做...「即使在发情期的时候也可以把想侵犯我的alpha推开」?”

“啊...啊...我说什么了吗?我什么时候说的...?啊嘞...我不记得了小真...”

“哈——”

绿间长长舒了口气,俯下身把高尾抱在怀里。

“他有对你做什么吗?有受伤吗?标记呢?”

“小真这是在担心我?”

“啰嗦。”

“好啦,当然没有受伤也没被标记啦,小真今天上午不是全都看遍了嘛~”

“嗯——”

绿间把脸埋在高尾颈间,发出闷闷的一声鼻音。

高尾抬手摸着绿间一头柔顺的绿发,像是在安慰一只受伤的大型犬。

以小真的性格来讲,如果我真的被侵犯,被标记了的话,他一定会责备自己一辈子吧。

嘛...我也不会让如此肮脏的我再接近小真就是了。

太好了...没有被标记真是太好了...

......

“啊!——嗯......”

绿间突然咬上了高尾脖颈后面腺体的位置,狠狠地,一下子咬出了血。

高尾感觉到alpha的信息素流入血液,流走遍全身,很疼,但是又有一种飘起来的轻快感。

绿间松口,把流出的血舔干净,混着唾液咽了下去。

“很疼吗?”

绿间抬头看着高尾一脸痛苦的表情。

高尾一把把绿间按坐在了他房间里的大床上,粗暴的挘开衬衫扣子,露出肩膀的位置。

高尾恶劣的舔了舔虎牙。

“马上就让你知道,我的王牌大人。”



TBC.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