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盏

一只偷闲(?)的高三狗

∞∞∞∞∞∞∞∞∞∞∞∞∞∞∞∞

関ジャニ∞+渋谷すばる❤️

∞∞∞∞∞∞∞∞∞∞∞∞∞∞∞∞

KTA好感路人。

all叶/喻黄/林方/周江/肖戴/双花/双鬼/昊翔/刘卢/乔高/郑徐/方王
(双鬼不拆!


搞搞搬运(。

【绿高ABO】非烈性吸引(28)

火黑出没预警!


后来高尾又搬到了绿间家和绿间一起住,绿间又去高尾家拜访了一趟,向高尾父母说明了这几个月以来发生的事情,并向高尾父母道歉,自己没能保护好高尾。

高尾父母并没有责怪绿间,毕竟这本来也不是他的过错。


再后来就是合宿,还是在海边的那个小旅社,这次碰巧遇见了诚凛。

这次相见之后气氛缓和了不少,可能是因为火神父亲无意间对绿间的“照顾”,让绿间拉不下脸在火神面前发作。

而且双方都在对方身上闻到了互相标记才会有的气味。

其实绿间父母走后,绿间问过高尾,问他怎么知道火神和黑子的事情的,有什么证据,高尾嘿嘿一笑。

“直觉。没有证据。”

绿间不屑地撇了撇嘴。

而如今,绿间不得不佩服高尾的直觉了,虽然他不会说出来。

合宿的某天晚上,绿间和高尾在海滩上跑步的时候遇见了正拉着手散步的火神和黑子。

四个人就这月色就这么在沙滩上慢慢走,偶尔沉默也不尴尬。

其实本来互相之间敌意挺深,因为火神克绿间,高尾克黑子。

但是四个人一开始没有把话题放到篮球上,也不知是谁先提起的,他们聊起了国中时候的事。

“高尾君和荻原君在同一个国中上学的吗...也就是说...那场比赛高尾君也在...”

“啊啊~是的啊,说起来荻原他还好吗?我从退部之后就没再联系过他,他可是我们国中球队里唯一一个alpha啊。”

“是的,他很好,前些日子我才见过他呢,他又开始打篮球了,荻原君一度放弃篮球,现在能再振作起来真的是太好了。”

“是吗是吗~!听你这么说我也好想在篮球场上见到他啊!明年秀德绝对要打进冬季杯才行!”

“加油,高尾君,绿间君也是。”

黑子和高尾在前边并排走着有说有笑,绿间和火神却在后面跟着一言不发。

“喂喂,黑子,干嘛给敌人加油啊!”

听了半天前面两个人的对话,在黑子给秀德加油的时候火神终于沉不住气了。

“火神君......”

“喂!黑子!干嘛用这种嫌弃的眼神看着我啊!”

“因为火神君是笨蛋。”

“哈?!——”

火神嘴巴张得溜圆,塞下一整个汉堡应该不成问题。

“所以说你不行啊,火神。”

绿间推了推眼镜。

“绿间你这家伙!”

“哼。”

“好啦好啦小真就不要在这种时候打击火神了嘛~”

高尾看本来还不错的气氛要被这两个情商低的要命的alpha破坏没了,赶紧出来调节气氛。

“也是,走了,高尾,再待在这里就要被传染笨蛋菌了的说。”

“你说什么?绿间?!有胆再说一遍!想打架吗你?!”

“哼!只有你这种粗人才会动不动就想用打架这种方式来决胜负的说!”

“好啊!那就用篮球来说话!”

“正合我意的说!”


于是高尾就看着这两个相遇了就智商骤降的alpha抱着篮球冲篮球场走去。

“呐...黑子,不阻止他们好吗?”

“嗯?高尾君难道不觉得很有趣吗?”

“啊...哦...很有趣啊...嗯...”

“不过比起他们俩的比赛,我其实更关心绿间君手臂上的伤呢,高尾君知道些什么吗?”

大热天绿间自然穿着短袖,对于手臂上丑陋的伤疤丝毫不做掩饰,黑子早就发现了,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问出口而已。

“啊...那个啊...”

高尾低下头,月光撒在他身上,被头发挡住的部分勾勒出一片阴影。

“那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

“没有小真的话,我大概现在就没办法站在这里了。”

“说实话我直到现在都对此心存愧疚,但小真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照常打篮球,甚至还反过来安慰我,说我想太多。”

“你当初说的没错,小真确实是温柔的光。”

高尾抬起脸,直视着黑子的是有着无尽温柔的一双眼睛。

“绿间君能在高中遇见高尾君真是太好了呢。高尾君你自己可能没有发现,但高尾君确实也是一个温柔的人。”

“啊~被这么说我反倒超级不好意思呢~”

高尾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吐了吐舌头。

高尾君也很可爱呢。

黑子这么想着,但是他没说。

“其实还有一个问题我不知道该不该讲。”

“嗯?你说。”

“就是说,国中的时候,绿间君说过他打篮球只是课余的消遣而已,参加部活也是为了尽人事,而不是因为喜欢才打篮球的。”

“我至今都不知道这话到底是真的,还是绿间君单纯只是在傲娇。”

这个问题高尾不是没想过,绿间打篮球的理由他也听过一摸一样的版本,只不过没有那么深入的考虑过这个问题。

“抱歉啊,黑子,这个问题就算是我也不清楚呢。”

“不过我想,如果小真真的一点都不喜欢篮球的话,完全有理由在受伤之后放弃掉的,但是他却比以前更加愿意在上面花时间尽人事了。如果说只是为了消遣的话,这说不通。”

“那高尾君是怎么看待篮球的呢?”

黑子突然转移问题对象,问的高尾一头雾水也只能硬着头皮接话。

“我?我最初是因为喜欢啦,后来其实对我有更深刻的意义在。”

“我想用篮球证明omega不弱,一点也不。”

高尾说话的时候嘴角上扬,那是一种只有尽足了努力的人才会有的自信。

黑子看了也勾了勾嘴角。

“看来是我多心了,有高尾君在绿间君一定没问题的。”

虽然没有什么根据,但黑子确实这么觉得。

而且他有预感,绿间和高尾,或者说新生秀德篮球部,明年将会是诚凛的头号劲敌。


另外一边,绿间和火神篮球打的火热。

就在火神高高跳起来了一个漂亮的灌篮之后绿间马上就回敬了他一个三分球。

而且是用右手投的。

球没沾篮筐空心入网。

绿间满意的推了推眼镜。

“哈,不错嘛绿间。”

火神见绿间用非惯用手投篮都能投得这么准,立马兴奋起来。

“尽管放马过来。”


绿间在左手受伤的日子里从未松懈过对右手的锻炼,如今他的右手已经能够达到左手受伤之前的水平了。

而且左手上的伤影响也不是很大,所以绿间现在已经能够左右手自由切换射篮了。

还有一个重大的改变,让火神也措手不及。绿间现在也不仅仅拘泥于三分球,而是投三分之前先做判断,能投就投,不能投就带球突破,重选位置投二分,同样也从未投失过。

但火神很快就跟上了节奏,两人竟也打的难舍难分。

于是高尾和黑子就在回旅馆宿舍的路上看到了这两个摸着黑还打篮球的体力怪物。

高尾一把把黑子拽进了附近的矮灌木丛,示意他不要出声。

嘛...虽然说一开始觉得这两个人这种相处模式很幼稚啦,但是能见到这两个人一对一也是很难得的呢。

高尾躲在灌木丛里偷笑,以为绿间肯定没有发现他。

但绿间早就发现了他们。

可别低估了两次互相标记的效果。


两个年轻气盛的alpha还打的热火朝天,互不相让,就算只是小打小闹般的一对一,也足以让人看得心潮澎湃。

高尾很快就被他们吸引了,几乎都忘了最开始想要突然窜出来吓他们一跳的坏心思。

现在绿间持球,火神离他还有一段距离,绿间做出了投三分的判断。

但绿间还是有点低估了火神的速度,只见火神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就起跳,其高度已经足以够到绿间即将投出去的球了。

“小真!”

高尾见自家王牌大人又要被盖,不禁从地上站起来大喊出声,已经全然忘了他还躲在灌木丛里这件事。

绿间突然觉得有一股力量涌上来,第一次有这种奇异的感觉。

奇迹般的收回了已经蓄好了力的手,在火神之前先落地,轻松过掉还腾空的火神,冲向篮筐就是一记暴扣。

随后身后就传来了火神吃痛的叫声。

“嗷!黑子!你什么时候来的!还有别捅我腰!痛痛痛痛痛!”

“笨神君,我们差不多该回去了,明天还有训练。”

“啊啊,好啦好啦!”

“喂...”

“嘘——火神君不要出声!”

黑子及时的堵住了火神的嘴,阻止了火神想要继续挑衅绿间的话。

“我们回去了。”

走之前黑子回过头,只见高尾站在灌木丛中,绿间站在篮球框下,手上还抱着一颗篮球。

夜色正好,海边的风也咸咸的,路灯微弱的照在两个人的脸上,轮廓模糊。

也许今天隔壁会有些吵呢。

黑子这么觉得。

评论(5)

热度(53)